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全本重生小说排行-鲨鱼小说阅读网

作者是醉不乖的小说天降财运章节在线看

来源:yw|小说:天降财运|时间:2021-11-25 15:02:31|作者:醉不乖

《天降财运》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赚钱草根崛起商战轻松快节奏文。一起品鉴:第三章第003章 说服女上司啥?我……徐方终于知道为啥乔玉要锁门了,感情是把他当流i氓了!转过身看着正要拨号的乔玉,连忙解释道:“乔总,你误会我了,我没偷看。早上您打电话让我过来面试的,我到了给你打

天降财运徐方孟恬

天降财运第一章

第1章 要我当小白脸?

  云海市,城中村。

  “小方,你爸他快不行了,呜呜呜……”电话里传来母亲哭泣地声音,“医生说,如果三个月内再不做换肾手术,就,就……”

  徐方顿时双目通红。

  三年前的冬天,父亲为了多赚点钱供自己读书,冒雪出去找工,结果被一辆闯红灯的车撞了。车肇事逃逸至今没找到人,而徐父两个肾脏都被撞坏了。

  “妈,手术费要多少钱?”

  “四十万,小方,我们家上哪筹这么多钱啊?”

  “四十万!”

  徐方如遭雷击,险些喘不过气来。

  这几年父亲的病,几乎耗光了家里的积蓄。

  如今还要高达四十万的医疗费用……

  “妈,你别急,三个月内,我肯定赚到四十万。”

  片刻之后,他努力挤出一抹笑容。

  好生安慰母亲一番后,徐方才挂断了电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一脸痛苦地攥紧了拳头。

  他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甚至于连下个月生活费都拿不出来了。

  之前还想跟母亲要点生活费,但听到父亲的病,他硬生生忍住了。

  四十万啊!连一份工作都没有,自己上哪儿挣那么多钱?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

  徐方擦了擦眼角,急忙打开门,顿时一阵刺鼻的香水味传来。

  门外站着的,正是公寓的房东陈梅。

  陈梅今年40岁,身材矮胖,嗓门极大但自己毫无自知之明。

  说话声音经常嗲嗲的,每次听到她恶心到灵魂深处的声音,徐方都忍不住打冷颤。

  “梅姐,有什么事吗?”

  徐方疑惑道,暗想距离交租不是还有几天吗?

  陈梅听得心花怒放,不等徐方招呼,自己进屋,坐在徐方床上,上下打量了几眼徐方。

  帅气的脸,挺拔的个头,陈梅嘴角勾起了满意的弧度。

  “没事,在家闷得慌,找你聊会天,还没找到工作吗?”

  徐方又想起父亲那四十万手术费没有着落,忍不住叹口气。

  “嗯,刚投了一圈简历。”

  陈梅眼睛一亮,嘴上有些同情地说道:“哎,现在大学生可不好找工作,能找到的也都是又脏又累的工作,被人瞧不起不说,工资还低。”

  “要不,你跟姐干?”

  “干什么?”徐方有些好奇,莫非除了出租公寓,陈梅还有别的生意?

  “你坐这说。”陈梅将徐方拽在身边,手顺势搭在了他腿上。

  徐方顿时感觉脊背发凉,很自然地往旁边挪了挪,摆脱了陈梅的猪手。

  陈梅也不在意,又主动靠近了些,笑眯眯道:“工作很轻松,就是伺候我,除了做一些家务外,其他就是陪我逛街、吃饭。”

  “这……”

  徐方愣住了。

  这不就是小白脸吗!

  近距离看着陈梅含笑的脸,徐方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我妈都得喊你姐,你特么要做我女朋友!

  徐方浑身冷颤,想要再挪开些却已经到了床头,紧挨着墙壁。

  “梅姐,这样不好吧,你都结婚了。”徐方婉言拒绝。

  陈梅丝毫不为所动,低声道:“我那男人一年也不回来几天,巴不得看不到我呢。”

  顿了顿,陈梅继续劝道:“你只要跟着姐,不仅有钱拿,还有个女人给你暖被窝。

  以后你要是想跟姐结婚,姐就跟那死老头子离了,到时姐资产也有你一半。”

  徐方闻言直接站起身,生气道:“梅姐,你自重。”

  看到徐方这么不给面子,陈梅脸色也冷了下来:“怎么,不同意?不同意,你今天就给我搬出去!”

  “之前,拖欠的房租也一并还了,真当我做慈善呢?”

  深深的无力感,让徐方感觉一阵窒息。

  没钱,确实让人喘不过气。

  徐方感觉无比憋屈。

  难道自己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只能任由别人拿捏?

  陡然,一段信息凭空出现在徐方脑海。

  【人物:陈梅,40岁,包租婆】

  【秘密:与方辉结婚,生有两个儿子,都不是方辉亲生。大儿子父亲是曾经邻居冯大为,二儿子父亲是租客徐大强】

  徐方表面呆滞,但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自己脑子里,怎么会出现这个信息?莫非,是某种超能力?

  而他的沉默,在陈梅眼里,却成了屈服的表现,哼了声道:“姐可是在帮你,你别不知好歹!今天开始上班,不然就给老娘从这里滚出去!”

  徐方长吐了口气,信息准不准,试试不就知道了。

  “你还记得冯大为吗?”徐方问道。

  陈梅瞳孔微微一缩,皱眉道:“那是谁?”

  “怎么?你大儿子的亲爹都忘了?”徐方目光灼灼地看着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