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鲨鱼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免费阅读by经常糊涂

    时间:2023-08-07 22:24:50    作者:经常糊涂    来源:mp

    小说简介:《团长夫人来自现代》是最近热门的言情小说,主人公是沈南娇秦行止,《团长夫人来自现代》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沈南娇秦行止的小说年后。还重生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沈南娇,你要疯,去你剧院的台上疯...

    言情小说免费阅读by经常糊涂

    第1章

    1981年12月,渝北军区。

    “据报道,渝北军区附近发现一方古墓,有专家研究推测,墓主人系1027年前翊朝嫡公主……”

    记者手拿话筒,正面对镜头严肃播报。

    头缠着绷带的沈南娇站在人群中,茫然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

    她本是翊朝嫡公主,跳城楼殉情而亡,竟然穿越来到千年后。

    还重生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沈南娇,你要疯,去你剧院的台上疯去!”一道愠怒的沉哑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转过身,目光骤然僵住。

    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身穿军装,跟她前世的爱人一模一样——

    “郎君……是你吗?”

    她情不自禁奔上前,猛地抱住男人:“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真的又见到你了……”

    “……我好想你,是你带我来到这里的吗?”

    上天垂怜,这一次,她再也不要跟他分开!

    秦行止一怔,她在胡说什么?

    一个字都听不懂!

    想到她是剧院最出色的演员,立刻沉下脸把人给推开:“在家属院没闹够,还要在记者面前丢人现眼?”

    男人的冷酷让沈南娇嘴角的笑瞬间凝固。

    他为什么这样对她?

    他不是说自己是他的娇娇儿,说会永生永世都对她好,不会对她说一句重话吗?

    没等沈南娇想通,耳畔便飘来议论。

    “秦团长倒了血霉才摊上沈南娇这么个媳妇,结婚还没三个月,闹得整个家属院都不消停!”

    “当初要不是沈南娇在军民汇演时发疯,当着大伙面说要嫁给秦团长,秦团长也不会迫于压力,捏着鼻子娶了她,就这女人德行,我看迟早得离!”

    “昨儿还纠缠秦团长把自己脑袋给摔了,怎么就没摔死呢,那样秦团长也算是脱离苦海了!”

    越听议论,沈南娇脸色越白。

    她刚穿越醒来,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跟郎君的关系这么差……

    还没回过神,手腕突然被狠狠攥住,还不等她开口,就被男人前行拖着,一路带回了家。

    “嘭”的关上门后,秦行止便重重松开手。

    沈南娇踉跄站稳,被甩开的手腕又痛又麻。

    她委屈抬起发红的手,冲着男人看过去:“你都弄疼我了……”

    可四目相对,她的目光却被男人喉结边一颗小红痣吸引。

    千年前,他的喉结边也有这样一颗痣。

    他果然是她的郎君。

    气瞬间消了,她情不自禁靠近,抬起手抚向男人的喉结:“郎君……”

    秦行止一愣,下一秒浑身紧绷。

    眸光一沉,倏然抓住那只‘作乱’的手:“你能不能安分点?”

    这女人简直无法无天,竟然调戏他!

    捕捉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克制,沈南娇嘟囔不解:“你躲什么,从前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嘛……”

    秦行止神色骤暗,声音也沙哑了几分:“你平时都这样碰男人吗?”

    沈南娇怔了瞬,忙摇头要解释,可对方直接甩开她,径自脱下被雪湿的外套。

    她下意识要帮忙,秦行止却躲瘟神似的避开。

    “我自己有手,用不着你帮。”

    沈南娇无措地收回手,满眼不解:“我哪里做的不对?我们是夫妻,我服侍你不是很正常?”

    秦行止皱起眉,像是厌烦了她的‘做作’,漠然转眸——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只是协议结婚,各不相干!”

    第2章

    男人冷漠态度彻底浇灭了沈南娇的喜悦。

    她的郎君,好像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她了……

    还不等她再说话,秦行止却拎起沙发上的外套穿好,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被‘嘭’的关上,她孤零零站在屋子里,不知所措。

    这晚,秦行止没有回来。

    沈南娇睡得很不踏实,梦里又回到了千年前——

    城门前,他紧紧拉着她的手:“娇娇儿,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和亲受苦,此次挂帅出征,若能凯旋,我定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这一等,便是一年,可等来的却是他的棺椁。

    她穿着凤冠霞帔登上了城楼,一跃而下:“郎君,我来嫁你了……”

    “嘭!”

    沈南娇猛地惊醒,天已经亮了,满室的空寂却还没散去。

    她擦着冷汗望向窗外,雪很大,心不由紧了几分。

    郎君棺椁回京那天,雪也是下的这样大。

    回过神,她担心秦行止着凉,立刻翻出柜子里的军大衣,开门朝古墓走去。

    刚到外围,就听见有人感叹:“秦团长,照骨骼看,这位公主年龄在16到20岁之间,有野史记载,她被和亲当天,为一个将军跳城楼殉情了,可惜一对苦命鸳鸯……”

    “国难当头,为了私情去死,愚蠢又自私,有什么可惜?”

    熟悉的嗓音,却是异常陌生的冷冽。

    沈南娇脚步顿停,心脏骤缩的疼让她瞬间白了脸。

    千年前,翊朝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且敌国还放出狠话,即便和亲也要灭了翊朝,更要公主沦为军妓。

    是郎君不忍她受苦,才请缨出战……

    如今,他怎么能说这样无情的话呢?

    难道曾经刻骨铭心的感情,就因为他不记得……所以就一文不值了吗?

    望着秦行止挺拔的背影,沈南娇委屈地红了眼。

    可见他肩头已经落满了雪,她又担心他的身体,抱着衣服快步过去。

    谁知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摔去。

    ‘噗通’一声,她跪在雪中,脸砸向男人双腿中间,头顶刹那传来一道沉瓮的闷哼。

    关键字:

    团长夫人来自现代小说
    鲨鱼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