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爱你》大结局在线阅读-牛奶糖

《简单的爱你》大结局在线阅读-牛奶糖

简单的爱你

时间:简单的爱你作者:牛奶糖

简单的爱你简小昔许璟琛小说

牛奶糖写的《简单的爱你》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简单的爱你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简小昔许璟琛他们的最后会如何,《简单的爱你》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惨遭亲生母亲陷害,自此招惹上宇宙超级无敌腹黑渣。她上学,他是教授,她上班,他是老板,就连回家路上,他也要冒充司机载她一程,还霸占她的家,强势做她房客。深夜,简小昔掀开被子,看见不知何时爬上她床的男人,吓得失声大叫。“许璟琛,你到底想干嘛?”他点燃一根烟,慎重地想了想,“我有一条祖传染色体,想送给你。”...

简小昔许璟琛简单的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简单的爱你》第19章 号码这么招摇

简小昔清早起来,便去楼下收款处清结医药费。

她又在住院卡里预存了二十万备用。

那个微胖的女缴费员,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递单据的时候双手奉上。

简小昔对她微微一笑,精致的眉眼看着挺友善的,像个清甜可爱的妹子。

眼底却氤氲着一股说不出的清寒。

女缴费员面皮一热,尴尬地咧了咧唇角,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嘴里迸出“欢迎下次光临”之类的客套话,许是察觉不妥,硬生生坐回椅子,对着话筒声音发飘地喊了一声。

“下一位。”

简小昔收好单据,走出医院,去附近超市给奶奶买日用品。

刚走出医院大门,手机响了几声。

点开信箱,是陌生号码拦截消息,清一色“666”的号码,挺骚包的。

现在的骗子,号码都这么招摇了!

随手设置成永久拦截,毫不在意地将手机丢回包里。

***

许璟琛坐在车里,大长腿慵懒随意地搭在车门外。

他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狭长的眼角低垂,俊脸上透着耐性即将耗光的烦躁。

先前几通电话,里面还会传来“滴滴”的声音,随即自动挂断。

再后来,滴都不滴一下,直接挂断。

还以为手机出了问题,用罗生的手机,继续打。

“滴,滴。”

自行挂断。

许璟琛凝眉,“怎么回事?”

他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稍微有点经验的罗生,很温馨地小声提醒,“少爷,应该是简小昔的手机,设置了陌生号码拦截。”

“陌生号码拦截?”

许璟琛的手机也做了这种设置。

是为了防止闲杂人等骚扰。

不过,只有他拦截别人的份儿,何曾被对方拦截过!

简小昔一个农村来的普通大学生,不是高官领导,也不是电影明星,做这种私密设置做什么?

心情不太爽利,删除罗生的号码,又用罗生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

“滴,滴。”

自行挂断。

“果然是!”许璟琛的声音,兀然粗重,怒火上涌,喉结滚动了一下。

拽了拽衬衫领口,露出一片冷白的肌肤,衬着黑色的衬衫,白的晃眼。

“还是我太手软了!”

昨天晚上,他就应该直接冲进去敲门!

“我就不信,逮不到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他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发出刺耳的鸣笛声。

罗生默默退后两步。

他跟在许璟琛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向来深沉内敛,凡事成竹在胸的许璟琛,发这么大火。

这个简小昔,这一次彻底死定了!

***

“绾绾,出什么事了?”

潘艳茹见江绾挂断许璟琛的电话,脸色很不好,泡了一杯咖啡递给她。

江绾端着咖啡杯,声音很平静,捏着杯子的手指,却在隐隐发颤。

“璟琛说,还想吃简小昔做的甜品。”

“什么!我们已经当着许少的面辞退她了,许少怎么还找她!”

再找简小昔,潘艳茹是一百八十个不愿意。

若被外人知道,她曾经在乡下嫁过人,生过孩子,她在上流圈子里假装落魄豪门的出身,可就兜不住了。

当初嫁给江平昌做续弦,她顶着很大的压力和非议,忍受了多少白眼和委屈,费尽心血经营多年,才换来今天堂堂正正一声“江太太”。

如果过去丑闻被曝……

她不敢想被上流圈子唾弃嘲讽的画面。

“绾绾,你想办法搪塞一下,就说……就说她不同意。”

“璟琛说,没人不爱钱,出高价,只做这最后一次!重点是最后一次。”江绾慢慢闭上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轻轻一笑,“最后一次而已。”

许璟琛都这样说了,确实没办法拒绝。

潘艳茹便给简小昔打电话。

可打了好几个,都是“用户正忙”。

“这个死丫头,手机一直占线打不通!”

江绾将一杯热咖啡,一口喝下,“那就去医院找她奶奶。”

《简单的爱你》第20章 和你走一趟

简小昔提着大包小包,刚走到奶奶的病房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刘主任的声音,和奶奶的唉声叹气。

“老太太,你的这些费用,已经是梁副院长打过招呼,能免则免,能省则省的了。”

“就算是梁副院长的亲女儿来医院看病,也都是一视同仁需要正常缴费的……”

这个刘主任,每次来奶奶病房查房,都是临近中午最后一个。

带着两个实习医生,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看人都用下巴尖。

得知李淑芬一直拖欠医药费没结清,最近几天的态度愈发不好。

简小昔推门进去,听见跟在刘主任身边的女实习方医生,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

“这种关系户,最麻烦!八竿子打不着,还想要直系亲属的特权!”

“李医生,你说是不是?”

方医生拽了一下身旁的男实习李医生。

李医生没说话,只专注低头看病历表。

简小昔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摘掉围巾。

“昔啊……”

李淑芬顿时红了眼眶。

她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听人夹枪带棒奚落,还是在自己孙女面前。

一张老脸又燥又热。

“奶奶没说减免,也没想要特权,只是说太贵了……”

老太太很委屈,生怕给孙女丢人,“昔啊,我们不治了,我们回家。”

奶奶一双浑浊老目,饱含泪光的样子,揉碎了简小昔的心。

她捧着奶奶的脸颊,心疼地软声哄着,“奶奶,还有三天就要手术了,我们不耍小孩子脾气哈。”

刘主任清了清嗓子,“我们医院的床位,一直很紧张!”

方医生也道,“切,不交钱,还占着单间。”

李淑芬一听这话,掀开被子就下床,“昔,我们走!”

这时护士颜汐推着医药车进来。

看到病房里的阵仗,一脸茫然,和刘主任打了招呼,准备给李淑芬输液。

方医生双手抱怀,“颜护士,李淑芬停药了,你不知道?”

“啊?”颜汐拿着输液管,一脸呆萌,“没有吧!刚刚梁副院长还加了两瓶昂贵进口药。”

“手术费都掏不出来,进口药花得起吗?我们医院可不是做慈善的!”方医生讥讽一笑。

简小昔没说话,安抚李淑芬先躺下输液。

李淑芬不想孙女为难,忍着羞愤,蜷缩在床上,眼角低垂。

老人因为无助,而默默沉默的样子,让简小昔很心痛。

抚摸着奶奶花白的短发,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奶奶。

这时,门口传来护工王阿姨的声音。

“江太太,你怎么在这不进去?”

潘艳茹来了有一会了。

听见病房里在说拖欠医药费的事,担心简小昔当众开口和她借钱,便一直站在门口没敢进来。

撞见王阿姨,潘艳茹难免尴尬,扶着贵妇盘发,“刚到,刚到,呵呵……”

潘艳茹推门进来。

刘主任的态度,瞬间变了样,客气又热情地和潘艳茹打招呼。

潘艳茹现在是豪门阔太,谁见了她,不是巴结恭维,一脸谄媚。

潘艳茹从包里拿出两千块钱,“我只有这些现金,先续上费用,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潘艳茹说的很大气,仿佛老太太的住院费,她真的会出一样。

不过是拿着这两千块撑一下场面,也当作是简小昔的高价佣金。

刘主任笑着说,“江太太对乡下远亲都这么上心。”

“农村人,怪可怜的,能帮一把是一把。”潘艳茹一脸菩萨心肠,语重心长地说。

“她们就是欺负你心肠软。”刘主任道。

方医生一副为潘艳茹抱不平的样子说,“江太太已经帮忙安排了医院,住院费总不好意思,也要江太太出吧?”

简小昔用热水热了一瓶八宝粥,打开盖子,一口一口喂奶奶吃。

然后笑着说,“江太太,我奶奶的住院费,你不是借给我了吗?”

“?”

潘艳茹一怔,随即忙扯开唇角,“啊哈哈……”

她不敢接茬,生怕简小昔真的和她借钱,她又不好当众拒绝。

“昔,你和你妈……”李淑芬“妈”字刚要出口,忙改成,“她借钱了?”

“奶奶,刘主任每天早上一上班,就忙着查房,这种缴费的小事,她当然不知道!”

“钱都交齐了!”刘主任面皮一热,捏紧手里的听诊器。

她前几天被处分,才被安排带实习生。

在同事面前已经很没脸了!

没想到潘艳茹,明明已经交钱,还不明说,害得她在患者和实习生面前也闹了一个大没脸。

刘主任似笑非笑地对潘艳茹说了一句“江太太真是好人”,带着两个实习医生,气哼哼地走了。

潘艳茹摸着头发,唇角紧绷,瞥了简小昔一眼,对她使个眼色,转身出去。

“昔……”

“奶奶,止痛药刺激胃,快点再吃几口。”

李淑芬只好将一肚子话憋回去,湿着眼眶一口一口默默吃粥。

简小昔见奶奶听话,会心一笑,“一把年纪了,还喜欢吃甜食,就吃这一次,小心血压。”

李淑芬隐忍地“嗯”了两声,又吃了一口,就不肯再吃了。

简小昔帮奶奶掖好被角,起身出门。

“你哪儿来那么多钱?”潘艳茹质问道。

“不是你借给我的吗?”简小昔轻轻笑着,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好像不染杂质的水晶。

“我借你?”潘艳茹脸色一沉。

“帮你当众博了一个慈悲心肠出手阔气的好名声,维持住你江太太的光辉形象,你若不满意,我现在就去和刘主任说,其实不是你借我的!”

“你!”潘艳茹气急,“行行行!”

潘艳茹总觉得被简小昔利用了,却又说不上来。

“刚刚给你的两千块,是你今天的佣金。”潘艳茹道。

“又让我去江家?”简小昔眸色一凉。

她也知道,许璟琛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他找不到她,肯定会再次去江家,逼迫她再露面。

这个江绾,也真是纵容自己的男朋友,难道不知道想办法拒绝吗?

“你如果不去,我现在就和你奶奶说,你的钱来路不正!”

潘艳茹笃定,简小昔这笔钱,绝对做了什么不正经的勾当,不然不会骗李淑芬。

简小昔抿了抿唇角,精致的眉眼轻抬,眼底隐约掠过一丝狡黠。

“好,我和你走这一趟!”

《简单的爱你》第21章 还逃吗?

去了江家,许璟琛果然在。

江绾正陪着他说话。

可他却懒洋洋地歪在沙发里,只专注玩手机,理都不理江绾。

直到简小昔来了,这才抬眸瞥了一眼。

眼神很躁,敛着怒。

然后,继续低头玩手机。

也不知道在和谁聊,他表情挺不耐烦的!

修长冷白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戳着屏幕。

又痞又拽,却偏生满身矜贵。

江绾也不生气。

和他交往三年,她很了解他的性格。

寡淡少言,性情乖戾。

向来都是,她说十句,他有耐心回一句就不错了。

简小昔去厨房做蛋糕。

因为许璟琛想吃。

她现在也很烦!

每天已经够忙了,还要配合江绾和潘艳茹演戏。

伺候一位性格难搞的大爷。

江绾进来泡茶,笑着对简小昔说。

“李奶奶住院,你应该很缺钱吧。”

“江小姐要给我钱?”

江绾笑,“潘姨没给你开今天的工资吗?”

简小昔瞥了江绾一眼,眼神很冷,仿佛在说:“那就别废话!”

江绾错愕。

过了两秒,又笑着说。

“抱歉小昔,璟琛的性格就是这样,今天绝对是最后一次。”

“嗯!管住自己的男朋友,比哄住更重要。”

“……”

江绾被噎了一下,面上有些尴尬。

她哪儿敢管许璟琛!

“璟琛喜欢千依百顺又体贴的女人。”江绾温婉一笑,端着菊花茶,走出厨房。

她见许璟琛的眼睛有些红。

菊花茶名目。

如此体贴的江绾,终于让许璟琛深敛的眉心,舒展了一分。

江绾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明艳了一分。

陈婶瞥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心下很为江绾不忿。

她端了一碗甜汤,给简小昔喝。

简小昔清楚看到,陈婶眼底藏着的一抹阴狠。

她笑了笑,“陈婶,饼干烤好了,正好许少和江小姐就着茶水吃。”

陈婶端着饼干出去。

等再回来的时候,简小昔已喝光甜汤,正在擦唇角。

陈婶藏住眼底的得逞,将那个碗洗干净。

许璟琛在江家并未多呆。

赵启从外面进来。

附在许璟琛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许璟琛深邃的眼底,掠过一丝幽异,便起身和赵启走了。

江绾没能留住人,有些低落,但也庆幸。

让简小昔做完蛋糕再走,左右也花了钱,也免得前后脚遇见许璟琛。

简小昔做好蛋糕,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

她将糕点放在餐桌上,浅笑着说,“江小姐,江太太,要不要尝尝?或许你们会做了,许少就不找我了。”

简小昔摘掉围裙,离开江家。

临走之前,她用手机悄悄拍了一张,江家客厅珍宝架上摆着的几件古董。

陈婶送走简小昔,回来对江绾说,“没看见许少,肯定早走远了。”

江绾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她看向桌子上的精致糕点。

拿起一块。

许璟琛念念不忘的味道,到底有多好吃?

咬了一口。

“怎么样?”潘艳茹问。

江绾没说话。

潘艳茹也拿起一块,尝了一口,“确实还不错。”

“璟琛什么没吃过,估计已经腻了!”江绾笑笑,又咬了一口糕点。

“潘姨,明天帮我找个最好的甜品师,等我会做了,璟琛什么时候想吃,我做给他吃。”

***

今天依旧很冷。

尤其傍晚时分,冷风刺骨。

简小昔双手插在袖子里,低着头,走出江家别墅区大门。

一条黑色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盯着眼前漆黑锃亮的皮鞋。

心口咯噔了一下。

许璟琛一手夹着烟,漫不经心地深深吸了一口。

对着简小昔,喷出一口烟雾。

简小昔被呛得咳嗽。

肩膀一颤一颤的,小脸更深地埋在大衣领子里。

像一只躲起来的小猫咪。

还挺逗趣的!

许璟琛弹飞剩下的半截烟,双手放在风衣口袋里。

他微微低头,望着眼前因为寒冷,蜷缩在大衣里的小女人。

墨色的眼底氤氲着邪冷,还有一丝浅浅的笑。

“还逃吗?”

简小昔没说话,也没抬头看他。

她一声不吭。

像个装死的鸵鸟。

许璟琛的大手,落在简小昔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语重心长地道。

“找你,真不容易。”

简小昔终于开口了,“许先生,江小姐看见你和我接触,会生气的。”

许璟琛眯眸想了想,看样子挺认真,“也是,绾绾生气就不好了。”

算他有点自知。

简小昔刚松下一口气,听见他接下来说的话,瞬间又提了起来。

“我们去个她看不见的地方。”

“……”

许璟琛很强势,不给简小昔丝毫逃走的机会,一把将她裹入怀里,抱上车。

门卫岗里两个保安,从窗口探出脑袋。

“那不是许少么?”

“那个女人好像不是江小姐。”

“在江家眼皮子底下偷情,胆儿也忒大了!”

“不过那女人谁啊?”

《简单的爱你》第22章 我也有个条件!

御锦园。

许璟琛的私宅。

在寸土寸金的京江市,还能拥有一栋占地面积上万平米的超顶级豪宅,可不仅仅是有钱就能做到。

更是权势和实力的象征。

偌大的客厅内。

此刻的气氛很紧张。

“许先生,我和你无冤无仇,没有任何动机陷害你。”简小昔很认真地说。

许璟琛微抬了抬下巴,表示继续说。

反正他也不信。

“那天晚上,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

许璟琛走向酒柜,倒了一杯红酒。

“许先生,何必抓着我一个乡下人不放?”简小昔又道。

这时,罗生开口了。

“简小姐,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乡下人,你的资料为何自带病毒?”

“病毒?”

简小昔一脸茫然。

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地眨了眨,懵懂不知的样子,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我没有病啊,哪儿来的病毒?”她说。

罗生胸口一滞。

许璟琛闭眼,喝了一大口红酒。

“简小姐,你最好说实话!有黑客保护你的资料不被外泄!”罗生语气加重。

“那个黑客,到底是谁?你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真的没有啊。”简小昔很无奈地说。

“我劝你最好说实话!”

罗生此刻的心情很郁闷。

他可是在全球黑客联盟前十,排得上名号的人物。

什么样的高级病毒没见过,几乎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轻松破解。

但这一次,他失手了。

还是一个不知来历,完完全全没见过的野路子。

他已经在黑客联盟,发起通缉令。

可依旧无迹可查。

想来那个人,不是黑客联盟的人。

如此高手,如果是敌人的话……

许璟琛的代言人罗生,又开口了。

“通过我的严密调查……”

当然是跟踪潘艳茹,找到李淑芬所住的医院,通过多方打听,收集到的讯息。

“你奶奶的主治医生梁副院长,还有住院费,都是江太太帮忙。”

罗生从手里的本子,撕下一张纸,拍在简小昔面前。

态度很凶,挺吓人的。

简小昔看了一眼那张纸,无语了。

上面画着人物关系表,还圈了利益分析链条。

详尽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有标注。

潘艳茹,江绾,奶奶,那个“黑客”,笔迹描的很黑很大,显然是主要寻找对象。

简小昔在心里,默默为“酸柠檬”捏了一把汗。

“大婶,妹子不是故意拉你下水的,实在是你太优秀了。”罗生:“简小姐,你和江家,还有那个黑客,到底有什么阴谋!”

“真的没有!”简小昔有些头疼了。

江绾生日宴那晚,被谁在酒水里下了料,她自己也不清楚。

潘艳茹和江绾都有嫌疑,也有可能是她们合谋。

许璟琛显然也觉得,江绾没有这么做的动机。

这才一直抓着简小昔不放。

江绾那么爱他,没理由送个女人到他床上。

罗生的耐心被耗光了,“你再不实话实说,我就要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罗生在这方面,显然是老手,知道如何抓人软肋。

“比如,你奶奶。”

简小昔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

猛然抬头。

一双玻璃珠子似的大眼睛,直直望着罗生。

她的眼睛很漂亮,明净清透,宛若秋水。

尤其盯着人看的时候,仿佛将人的心脏都给攥住了。

罗生忽然就无措了。

眼底迸出的凶光,也在寸寸崩塌。

下一秒,罗生的耳朵红了。

他急忙低下头,避开简小昔的视线,掩鼻轻咳。

“那个,简小姐……你还是说吧。”

许璟琛察觉到空气里,好像飘起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他墨黑的瞳孔倏然一缩。

射向罗生,仿佛要将罗生,生生剐掉一层皮。

罗生脊背寒毛直竖,霎时冒了一身冷汗。

他们家少爷,好像生气了。

但罗生有点拿捏不准,他家少爷为何生气。

简小昔稳了稳心神,抬眸看向许璟琛。

他斜倚在酒柜旁,修长冷白的手指,捏着晶莹剔透的高脚杯。

姿势挺随意的。

透着不羁的邪,还有几分不耐烦的冷。

“可以不涉及家人吗?”简小昔的声音很低,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祈求。

罗生用一种“你太不自量力”的眼神,偷瞄了简小昔一眼。

敢和少爷谈条件?

知不知道,那些想和他家少爷谈条件的人,早就被少爷给……

总之下场很惨。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过分安静。

罗生也在悄悄窥探许璟琛的反应。

心里想着,这个女人只怕要惨了。

之前数次戏弄少爷,现在又不肯说实话,还想谈条件。

不是找死?

静默。

三秒后。

许璟琛终于有反应了。

他俊眉轻抬,薄唇内慢慢吐出一个字。

“行。”

他的嗓音又懒又散,透着点成熟男人某种冲动的暗哑。

一口喝尽杯中红酒,大步走向简小昔。

“我也有个条件。”许璟琛道。

“啊……”

简小昔的下场确实惨了,却不是罗生想的那种。

只见许璟琛打横抱起简小昔,大步上楼,去了卧房。

随后,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关于简小昔许璟琛的小说《简单的爱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简单的爱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简单的爱你》大结局在线阅读-牛奶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