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生春夏》大结局在线阅读-团子

《兰若生春夏》大结局在线阅读-团子

兰若生春夏

时间:兰若生春夏作者:团子

兰若生春夏兰春夏夜寒生小说

团子写的《兰若生春夏》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兰若生春夏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兰春夏夜寒生他们的最后会如何,《兰若生春夏》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兰春夏死了,穿着婚纱开车从山顶冲下,车毁人亡。夜寒生以为自己最恨的兰春夏死了,他应该解恨,可当亲眼看到这个曾经恨之入骨的女人真的死了之后,他突然感到心像是被摘掉了。“夜先生,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夜先生,你太太有个弟弟,才三岁,她生前是她在抚养,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您看?”...

兰春夏夜寒生兰若生春夏全文免费阅读

《兰若生春夏》第19章 她不爱你

“你继续骂,最好别停,兰秋儿你别以为我救你,是因为你没犯错?你这些年自己做了多少坏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兰盛冬蹲下去,和兰秋儿视线平视。

“你从兰春夏进门那一刻开始,就开始虐待她,你做的那些小动作,你以为没人知道吗?哪次不是我帮你擦屁股?“兰盛冬说道这里,脸上闪过一抹悔恨。

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太过纵容她,才造就了她今天这幅恶毒心肠。

兰盛冬有些难受,从未想过有天两个妹妹,都因为自己走上各自的悲惨人生。

“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为什么所有人都站在兰春夏那边?夜寒生是,连你也是!”兰秋儿眼里含着怒,还有对兰春夏的恨,“兰盛冬,兰春夏已经死了,死了!你再怎么爱她,她还是死了!你只剩下我这么一个恶毒的妹妹,我们后半生就这么折磨着过吧!”

兰秋儿虽怵兰盛冬,但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一般不太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都说被偏爱的人有恃无恐,所以她敢肆无忌惮。

“啪!“兰盛冬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兰秋儿,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将春夏推入泳池,我替你圆谎的年纪吗?你已经成年了,你这些年对兰春夏做的那些下作事情,你以为没人知道吗?你以为春夏不知道吗?她什么都知道,我也知道,随随便便拧出来一件,都能让你把牢底坐穿了!”

“兰盛冬你打我?我哪里有做坏事,你有什么证据!”兰秋儿眼神躲闪,捂着被扇的有些红肿的脸,一下从地上站起来,硬着脖子不承认自己做了错事。

“证据?你觉得你和魏子谦合谋,电击春夏的事情没人知道?你以为夜寒生不知道?兰秋儿,兰春夏死了,那是一条命!不光是这个,我昏迷的时候,我们的住处隔段时间就被曝光,面临被追杀,这些事情,你以为没人知道是你举报的?兰秋儿,你的心是黑的?我可是你的亲哥哥!”

兰盛冬说完,站起来大步走出祠堂,再也不去看身后瘫坐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兰秋儿。

“哥……你回来,哥……”随着兰盛冬的离开,祠堂的门被关了起来。

——

魏家老宅。

夜寒生看着坐在秋千上的魏子谦,眼神淬着毒。

快步走过去,一脚踹在他背上,将人从秋千上踢了下去。

魏子谦手里捏着的是兰春夏的照片,被夜寒生踹下秋千后,不顾身上的疼痛,飞快的爬过去将落在地上的照片捡起抱在怀里,擦了又擦,轻声说:“春夏,摔疼了没有,不怕不怕……子谦会保护你。”

才几个月过去,当初也算的上玉面小生的魏子谦此时哪里还有当年的半分模样,穿的邋里邋遢。胡子拉碴,骨瘦嶙峋的脸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紧张的看着照片。

“魏子谦?“夜寒生狐疑的喊了一声。

魏子谦抬头,看着夜寒生,慌忙的将照片藏在身后,“是你,你来做什么?你是来和我抢春夏的?夜寒生你死了心吧,春夏爱的只有我,她嫁给你就是权宜之计,她绝不会跟你走,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们已经有孩子了!”

《兰若生春夏》第20章 我们的爱情

“原来没傻!”夜寒生被他的话,刺激的走过去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顿时魏子谦如断线的风筝,直接跌坐在地上。

瘦弱的魏子谦被夜寒生揍的嘴角流血,滴在了照片上,他慌忙伸手去擦拭,但是越擦照片越脏,他顿时哭了,“春夏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你那么爱我,我却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他说完,抬头看到站在对面的夜寒生,顿时脸色变了,“夜寒生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害死春夏的话,我和春夏会一直幸福的,春夏和我才是爱情!”

“爱情,你也配爱情!“夜寒生铁青着脸,满脸怒气。

“我当然配,你看,我和春夏的爱情都在这里。”他说完,往秋千的位置爬去,看着在地上爬行的魏子谦,夜寒生看到秋千的下方有一个有些年代的笔记本。

几个月前还风光无限的魏家公子此时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上往前爬。

原本夜寒生以为看着情敌如此狼狈,他会感到快乐的,而且这个男人曾经带给兰春夏那么大的伤害,就算看着他死掉,自己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竟有悲从心起,他夜寒生会不会在以后的某个时刻也变成这幅模样!

魏子谦终于抓起地上的笔记本,拍干净上面的尘土,“春夏……嘿嘿,还好你没有被弄脏……”

听着他的呢喃自语,夜寒生往笔记本上瞟了一眼,这一眼,眼神就完全收不回来,双手放在身侧,颤抖的厉害。

原来兰春夏的过去不光只有被兰秋儿伤害的日子,或者带着哥哥和孩子过逃亡生活。

还有那般明媚的笑容。

夜寒生的眼睛被那照片上的笑容,刺的生疼。

“夜寒生,你知道吗?春夏爱了我很多年,你看,这是我们十三岁时在一起的照片,她说,我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魏子谦说着,拿出一张照片,从地上站起来,举到夜寒生面前。

夜寒生看着照片上兰春夏还未长开的脸,偏着脑袋靠在魏子谦身上,眼睛笑成了月牙。

他想伸手去抢,但被魏子谦一下躲开,“还有这张,我们高中毕业的照片,这是春夏第一次抱我呢,那个时候她天天跟在我身后,吵嚷着要嫁给我……”

魏子谦脸上挂着笑,柔和而美好,竟然将那张邋遢不堪的脸,趁着好看了起来。

夜寒生看着照片上兰春夏抱着魏子谦的那双手,眼神发红,一拳头打了过去,“魏子谦你就是一个阴险势力的小人,你这样的人,哪里配的上兰春夏的喜欢!”

“我配,我是配的……春夏说过要嫁给我的,春夏说她如果这辈子嫁给我,那是三生有幸的。”魏子谦沉浸在过往的甜蜜中。

夜寒生气的抓起他的衣领,将人狠狠的扔了出去,“魏子谦,兰春夏看上你是到了八辈子大霉!”

夜寒生离开后,魏子谦日记本里取出一张兰春夏的单人照,照片上只有兰春夏一张侧脸,一看就是偷拍的。

《兰若生春夏》第21章 为自己活一次

魏子谦看着这样照片,眼神一改刚才的迷茫,变得清澈且夹着痛苦,“春夏,我对不起你,你回来好不好?回来我再也不抢你了,夜寒生说的对,我就是势利小人,不光如此,我连人都不配,当年兰盛冬出车祸后,我不敢和家族抗争,不顾你的祈求,和你退婚。

如今的我更是被嫉妒刺激的昏了头,才会和兰秋儿联合起来做了那么下作事,其实你至始至终都是干净的,我没有碰你,我不敢,我就是一个懦夫,当年是,现在也是!你说是我逼死你的,其实我不想逼你的,我想帮你的,想将当年车祸的真相告诉你,但……春夏呀,我魏子谦不是人,我魏子谦对不起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用生命守护你!”

魏子谦絮絮叨叨的说完,抱着照片又哭又笑,像极了失去爱情的傻子。

——

春寒总算褪去几分,海城的气温回暖,但商场却陷入了寒冬。

百年企业魏氏在夜寒生雷霆手段下,短短几日濒临破产,和魏氏有生意往来的企业更是人人自危。

魏家老宅里,魏子谦的父亲看着如同疯子一般的魏子谦,虽然难受,但相较于家族的未来,他只能选择牺牲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儿子还很多,但是魏氏只有一个。

魏子谦接受了来自家人和家族的胁迫,答应了他们要求他去夜氏负荆请罪的请求。

海城的春雨又急又密,连续下了好多天,魏子谦将自己收拾妥当,看着镜子里枯瘦如柴的自己,愣了片刻,“春夏,当初你也瘦成这幅模样,这样看起来我们是不是更配?”

他对着镜子笑了笑,从身上掏出照片,又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手机上的春夏,躺在酒店床上的照片,照片里的兰春夏像是睡着一般,安详平静。

“春夏,我真的不是人,到这一步了,我还不后悔那天做的事,但如果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我肯定不会放纵自己的欲望,成为兰秋儿的刀。”魏子谦将手机举起,虔诚的吻上去,像是吻着世间最好的宝贝。

“魏子谦你弄好没?”门外,有人在催促。

今天是他去夜氏负荆请罪的日子。

将手机和照片贴身放好,出门的时候,他看一眼身后的亲人,他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就是这些人,让他失去爱情,就是这些人,让他失去春夏!

就是这些人,将他养成懦弱的孩子,又对他百般算计。

“爸妈,世间如此苦,儿子没啥说的,祝你们长命百岁吧。”他笑了笑,转身,上了车。

车上坐着两个保镖,可能是怕他中途逃跑。

魏子谦自嘲的笑了笑,心狠的人,对谁都狠。

夜氏,夜寒生本不想和魏子谦见面的,但想到刚才收到的那条短信,他让魏子谦进了办公室。

“夜寒生,我来不是给你道歉的,魏家变成什么样子,都和我无关了。”他懦弱了一辈子,总该为自己活一次了。

《兰若生春夏》第22章 公开

临走时,魏子谦将自己的手机放在夜寒生的办公桌上,“密码是春夏的生日.”

当魏子谦死讯传遍圈内的时候,都说是夜太太鬼魂索命,因为魏子谦的车,也是从雁山冲下去的。

蓝色,车头绑着黑纱。

似在赎罪,又似在怀念。

魏子谦死后,夜寒生搬回了清湖园。

陈姨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但日子好像回到了他和兰春夏快要结婚的时候。

她又开始研究菜单,按着海城这边口味给夜寒生准备三餐。

两人谁都不提兰春夏,就像她是出去旅游了一样。

一周后的某天清晨,夜寒生难得没有穿黑色西装,而是穿了一套浅灰色的休闲服,看起来整个人都温和了不少。

“陈姨,一会吃了饭把朝阳的房间收拾一下,晚上,吃面吧。”

陈姨一愣,脱口道:“小少爷要回来了?”

毕竟是她亲手带大的孩子,突然被带走,陈姨心里不是不难过的。看见夜寒生点头,她赶紧摘了围裙,往兰朝阳的房间跑。

夜寒生抬眼看着墙壁上,重新被挂上的结婚照,手指蜷紧。

春夏,你还能忍得住?魏子谦你不在乎,兰盛冬你也不在意?

夜氏新闻发布会,邀请的都是业内知名媒体,座无虚席,实时直播。

兰朝阳的生世刚一揭开,整个网络差点被爆瘫痪,正在看财经新闻的兰盛冬,只扫了眼ipad上弹出的推送信息,便怒气腾腾的摔了平板。

这时,一串电话铃跟着响了起来,是夜寒生!

兰盛冬划开手机,声音里的怒气收都收不住,咆哮道:“夜寒生!你这样想过朝阳的感受没有?”

“我夜寒生的儿子,不会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我一个小时后到榕城,接朝阳回家吃晚饭。”

音落,电话被挂断。

兰盛冬还来不及发作,兰朝阳的视频电话也跟着打了过来。

“哥哥,你布置的任务我都完成了,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一张白生生,肉嘟嘟的小脸,挤了满满一屏,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兰盛冬。

兰盛冬地心蓦地便软了,带着几分宠溺问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榕城不好玩吗?哥哥对你不好吗?”

兰朝阳的眉眼俊俏,有兰春夏的柔和,也有那个人的刚毅。

长大肯定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好,但还是想姐姐,是不是姐姐结婚了,嫌我是拖油瓶,阻碍她和寒寒二人世界了?”兰朝阳说着,嘴巴撇了撇,头扭到一边,视频里只能看见半个侧影。

兰盛冬和兰朝阳相处的时间不久,但一见面就能感觉到这孩子的早慧和敏感,心智比其他三四岁的孩子成熟太多。

就和那时候的春夏……一样,乖巧的让人心疼,偏偏那时,他没有疼爱过春夏,总是让她受委屈,总是帮着兰秋儿歪曲事实,其实他说夜寒生才是对春夏伤害最深的人,有点也不妥,给她伤害最多的,其实是他们兰家人。

“朝阳,没有,姐姐永远不会嫌弃你,夜寒生也不会。他们不敢,哥哥也不许。”

关于兰春夏夜寒生的小说《兰若生春夏》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兰若生春夏》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兰若生春夏》大结局在线阅读-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