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薇薇的小说是《与你尽余生》by(苏小爱)

林薇薇的小说是《与你尽余生》by(苏小爱)

与你尽余生

时间:与你尽余生作者:苏小爱

与你尽余生林薇薇小说

已完结小说《与你尽余生》(林薇薇)是大大苏小爱所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在人生最痛苦的时候,这个男人从天而降,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可原来,这只是一场蚀心的殇。余生,与谁尽缠绵?...

与你尽余生全文免费阅读

《与你尽余生》第七章

林薇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里,趴着的姿势,让她的脖子泛起一股僵硬的疼。

“你醒了。”

护士正好进来换输液,看了她一眼说,“你的伤口发炎,还伴有发烧,幸亏及时送院,否则很有可能就恶化成脑膜炎了。”

林薇薇愣了愣,没想到自己这么严重,可她之前不是倒在马路上么?

“是谁送我来的?”

“不知道,我是今天才换班的,你已经睡了三天了。”

林薇薇闻言更加怔忪,她竟然睡了三天?

很想撑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的,护士见状,道,“你还是消停点吧,你这伤口一看就是反复开裂,不想留疤就乖乖躺着,至少等伤口结痂了才能出院。”

护士说完就走了。

林薇薇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躺着,而抬眸间,瞥到床柜上自己的手包。

她的手包不是落在酒会的花园么,怎么会在这里?

林薇薇面色古怪,但也没再想,疲惫,让她又沉沉地睡去。

再一觉之后,林薇薇觉得自己明显精神多了,抬手把床柜的手包打开,发现手机早就没电。

问护士借了充电线,再开机,雪花般的未接来电咚咚咚地进来。

全是来自易司宸。

林薇薇正狐疑易司宸怎么会给她打那么多通电话,叮铃铃,电话又响,依旧是易司宸。

林薇薇拧眉接起,“司宸?”

“林薇薇,是不是你把蔓蔓醒的事告诉爷爷!”

林薇薇一愣,下意识回,“我没有……”

“不是你是谁,除了你谁知道蔓蔓醒过来了?”易司宸语气厌恶,“总之你现在立即来市立医院!”

市立医院,不就是现在她呆的医院。

林薇薇转了个楼层,就到了易司宸所说的病房号。

而病房里,易司宸正护着病床上的女人,和易老爷争得不可开交。

“爷爷,蔓蔓现在醒了,我一定要娶蔓蔓!”

“孽子,你若非要这个女人,就立即滚出易家!”易老爷敲着拐杖,怒吼。

“滚就滚。”

易司宸毫不留恋,把叶紫蔓从病床抱上一辆轮椅,推着她就朝着门口走。

林薇薇终于看清了这个女人。

蔓蔓,叶紫蔓。

真是人如其名,像朵紫罗兰一样纤细优雅,即使刚刚苏醒带着苍白,都只是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美。

易司宸看到林薇薇,冷冷道,“既然来了,就和爷爷说我们离婚。”

“混账,你还有脸提离婚!”易老爷怒极,“这个女人有什么好,我不准你和薇薇离婚,更不准你娶这个女人!”

“爷爷,我今天不是和你商量,如果你不同意,我这就带着蔓蔓走。”易司宸说完,又推着叶紫蔓朝门口走了几步。

“司宸!”

凌舒芬赶忙冲上出,一边急切地摁着易司宸的手,一边急急地看向易老爷,“爸,你难道真的要司宸离家出走吗,你说蔓蔓不好,可那个林薇薇又有什么好,既然司宸喜欢蔓蔓,你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

一直以来,凌舒芬都是更喜欢叶紫蔓,所以在林薇薇嫁入易家后,凌舒芬才会百般刁难。

可偏偏,易老爷就是对这个叶紫蔓喜欢不起来,柺杖一指大门,易老爷愠怒道,“好,你今天要是敢带着这个女人跨出这门,你以后就别回来!”

“爸,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司宸是您孙子啊!”

“我没有这么不长眼的孙子,被一个装腔作势的女人迷了眼!”

“我也不需要一个冥顽不灵的爷爷!”

易司宸吼完朝着门口走。

易老爷怒极攻心,撂下狠话,“你还真走,你走了,以后易家的财产你一分钱别想要!”

“不要就不要!”

易司宸冷冷的,“爷爷,既然你这么喜欢林薇薇,那以后就让她给你养老送终吧,我易司宸,从此就脱离易家!”

“你、你!”

易老爷满色铁青,突然捂着心口,缓缓倒地。

“爷爷!”

“爸!”

 

《与你尽余生》第八章

手术室的门在三小时后才被推开。

医生面色沉重,道,“病人属于急性心肌梗塞,幸亏抢救及时脱离了危险,但病人年事已高,具体什么时候能醒,就不确定了。”

一番话,让林薇薇瞬时就成了众矢之的。

“都是你这个扫把星,爷爷现在昏迷不醒,你开心了!”凌舒芬怒目而视。

易司宸亦道,“林薇薇,如果爷爷这次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不会放过你!还有这婚必须离,等下我就让律师来起草离婚协议!”

在易老爷被转进VIP病房不久,律师就来了。

但律师战战兢兢道,“易少,你和林小姐的婚姻,是受易老爷保护的,易老爷曾经在你们的婚前协议里加了一条,如果你们要离婚,必须经过他的签字同意,否则你名下所有的财产要归林小姐所有,且林小姐不得转送任何人。”

“我爸爸竟然会加这种条款?”凌舒芬简直难以置信。

律师点头。

易司宸气极,他的财产凭什么给林薇薇这个女人?

“林薇薇,你别以为有爷爷偏袒你就能高枕无忧,等爷爷醒来,我一定会让爷爷同意我们离婚!”

林薇薇看着咬牙切齿的易司宸,这一刻真的心死了。

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勉强又有何用?

“好,我求之不得。”

林薇薇转身离开。

回到家,她第一件事就是写简历。

等易老爷醒了,这场婚姻她无论如何都要结束。

而之后,她必须靠自己。

只是她毕业就嫁给易司宸,她没有任何工作经验。

她唯一可以写的,就是在大学时得过校际服装设计大赛的第一名。

可校园名次这种东西和工作经验相比,根本太虚。

她的简历全部石沉大海,连个回声都没有。

林薇薇心塞极了。

这时手机响了,是好友乔以轩打来的电话。

“喂,以轩?”

“薇薇啊,我们公司有个设计师请产假了,临时要找个人顶替,你有没有兴趣出来工作啊?不是我说你,不要为了个男人就失去了自我,那易渣男根本不值得你死心塌地,你还是早点回头是岸吧。”

这已经不是乔以轩第一次对自己说这种话了,毕业后自己嫁人,乔以轩进入职场,通过努力已经是月薪过万的设计师。

再反观自己,三年来守着一场空壳婚姻,每天研究食谱,只为了给易司宸做一顿饭,可她都练到五星级大厨的水准了,易司宸却连她一口菜都没吃过。

捏紧手机,林薇薇道,“谢谢你以轩,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面试?”

乔以轩一愣,“啊?你竟然答应啦,我以为你又会像以前一样拒绝呢。”

林薇薇苦涩一笑,“以轩,我要离婚了。”

“什么?!”

乔以轩惊声,“怎么突然就要离婚了?不是说那易渣男再不爱你,都不敢离婚的吗?”

“她的白月光醒了,我累了,不想再蹉跎下去。”

“不是吧,那白月光醒了?”

乔以轩讶异,然后很直白的一个问题,“那你离婚的时候不要忘了分财产啊,你再怎么浪费了三年青春,至少让那易渣男给你几千万吧。”

这种钱,她若是要一分,易司宸都能把她骂成拜金女吧。

林薇薇凄笑一声,“先不提和个,那我明天就来面试,可以么。”

“嗯,行。”

林薇薇熬了个通宵,画了张设计图,然后第二天来到了乔以轩的公司,天凡设计。

天凡设计在业内还算小有名气,虽然十强排不上,但三十强还是有的。

“薇薇,你来啦!”

乔以轩笑嘻嘻地上前,挽住林薇薇的胳膊道,“我现在就带你见我们的设计总监,虽然她为人严厉了一点,但因为只是找个临时的设计师,所以她对你的要求不会很高的。”

林薇薇很快就见到了乔以轩口中的设计总监杨晴,一名40岁左右的成熟女性,正低头严肃地画着设计稿。

“杨总监,我把我朋友带来了,她叫林薇薇,虽然她这三年没什么工作经验,但她以前在我们系里是公认的第一名,很多老师都夸她有天赋,所以希望这次,你能给她一个工作的机会。”

乔以轩笑笑的,尽说着好话。

杨晴从图纸上抬头,上下打量了林薇薇一番,微微蹙眉,道,“那先把你的作品给我看看吧。”

林薇薇立即把自己的设计图拿出来。

杨晴接过,眼底本是漫不经心的,但在看到林薇薇的设计图后,眼神微闪,问,“这是你画的?”

“嗯。”林薇薇点点头,“这是我昨晚画的,杨总监,我知道我工作经验不足,但我真的很需要一份工作,如果您能录取我,我保证会好好做的。”

杨晴盯着设计图,半饷,道,“线条不是太流畅,一看就是很久没画过,本来你这种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我肯定是不会要的,但既然是员工内部推荐,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吧。”

“谢谢杨总监,真的很感谢你!”

林薇薇就这样进了天凡设计,因为没有经验,杨晴就让林薇薇先按自己的想法画设计图,然后给她过目。

林薇薇很积极,几乎每两天都能画出一幅,而杨晴也总能给出不少指导和意见,林薇薇觉得杨晴真是难得的好上司。

就这样过了大半月。

公司组织团建,这是每月一次的活动,为的是增进员工之间的凝聚力。

很快,大家互相拼车来到了一处高档会所。

乔以轩笑笑的,“薇薇,这里可是整个帝都最大的会所哦,不是会员还进不去,但我们大老总是这里的会员,所以我们每次团建都在这里,包厢里有唱k有吃饭还有斯诺克,反正很豪华就是了。”

林薇薇表情微讪,什么唱歌斯诺克她根本不会。

很快来到包厢。

包厢果真如乔以轩说的,很大很豪华,同事们玩得都很high,林薇薇中途去了趟洗手间。

往回走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推销电话。

林薇薇低头摁掉,没想却因此,不小心撞上一个人。

 

《与你尽余生》第九章

“哎呀……”

很娇柔的嗓音,莫名耳熟。

林薇薇定睛,果然看到一道紫裙飘飘的倩影……叶紫蔓。

而她此刻扶着墙壁,像是被撞得差点趔趄。

林薇薇下意识地看向叶紫蔓的脚,她之前都坐着轮椅,可现在,竟然已经能站起来了,可见易司宸有多精心照顾叶紫蔓。

林薇薇抿了抿唇,越过叶紫蔓就想走。

叶紫蔓却幽幽开口,“林小姐,你撞了我,难道都不用道歉吗?”

林薇薇盯向叶紫蔓,真的是好柔弱的一张脸,可那语气眉眼挑衅,果真如易老爷所说,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这时,旁侧的包厢门开,走出易司宸拧眉的脸,“蔓蔓,我听到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哦,没事,就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林小姐,然后她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叶紫蔓说着没事,却是故意揉着腿,像是被人踢疼的模样。

易司宸瞬间一怒,“林薇薇,怎么到哪都能看到你这个恶心的女人,都要离婚了,你一次次针对蔓蔓有意思?”

林薇薇冷冷地笑,“如果我说她根本是在装,你信不信。”

“鬼才会信你的话。”易司宸嗓音凌厉,“林薇薇,别让我说第二次,立即给蔓蔓道歉!”

“那我也告诉你,不可能。”

“林薇薇,你!”

“谁在外面吵。”

忽而,侧前方的包厢门被打开,伴随一道冷沉的嗓音。

林薇薇扭头,一愣。

男子英俊的容颜在灯光下显得深邃未明,冷酷的气场和矜贵的气质,竟是傅西爵。

他怎么也在这里。

傅西爵淡漠的眸子扫过她,又看向易司宸,冷冷道,“原来是易总和易太太,二位要吵架麻烦回家,这里禁止喧哗,易总应该知道我的规矩。”

这家会所其实是傅西爵的私人产业。

易司宸面色乍青乍白,半响笑笑说,“抱歉傅总,我现在就让她走,不过我已经在办离婚,她很快就不是我太太了。”

易司宸说着搂过叶紫蔓,道,“这位是蔓蔓,我很快会娶她,另外蔓蔓是学珠宝设计的,傅氏和易氏不是正好有个合作的目,稍后我会让蔓蔓负责,还请傅总多多关照。”

傅西爵闻言眉梢高高地挑了下,睨向林薇薇,那眼神不知什么意思。

林薇薇唇瓣紧抿,垂在身侧的手攥的紧紧的。

傅西爵表情不变,只是突然来了一句,“易总这么轻易就将一个项目交给自己新欢,看来傅氏有必要考虑一下是否终止合约。”

易司宸面色突然一白,他怎么忘了傅西爵在生意上几乎就是吹毛求疵。

嘴巴一张,易司宸立即道,“傅总误会了,当初我和蔓蔓才是一对,是林薇薇用不正当手段逼我娶她,蔓蔓也因此被撞成植物人。现在蔓蔓醒了,我自然是要给蔓蔓一个名分,蔓蔓无论品行还是能力都很优秀,还请傅总放心将项目交给蔓蔓。”

有种心刺,叫纵然心脏竖了高高的城墙,可听着易司宸如此贬低自己,林薇薇的心,还是不可抑制地痛了。

她知道他不爱她,可不爱就可以肆意踩踏她的尊严吗,把她贬入尘埃,然后抬高叶紫蔓?

叶紫蔓看着她溢着痛楚的脸,唇角几不可查的露出一抹弧度,却是假装羞赧地晃了晃易司宸的胳膊,柔声说,“司宸,你怎么可以当着傅总的面这么说林小姐呢,虽然她是做错了,可她也是因为爱你。”

“谁要她那种恶心的爱。”易司宸眼底嫌恶。

林薇薇突然觉得好可笑。

为什么易司宸可以这么厌恶她?

明明叶紫蔓才是装腔作势的那一个,他怎么就辨不清?

而是不是她太软弱,才让叶紫蔓觉得她好欺负?

五指紧紧地攥了一下,林薇薇突然走到傅西爵的面前,仰头说,“傅总,上次的事很谢谢你,我一直想请你吃饭,请问有没有这个荣幸?”

 

《与你尽余生》第十章

林薇薇此话一出,易司宸和叶紫蔓都愣了愣。

尤其是易司宸,那眼睛瞪得特别大。

要知道傅西爵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冷酷,他们能和傅氏谈成合作那都是废了好大劲,可纵使如此,傅西爵依旧可以一句不爽就说要终止合约。

所以这种人怎么可能是热心肠的人。

可刚刚林薇薇说什么?谢谢傅总?

“傅总,你和薇薇,认识?”

易司宸忍不住蹙眉,问。

傅西爵没有回答,只是眸子微眯地盯向林薇薇。

林薇薇被他盯得背脊发麻。

她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不齿,因为她在利用傅西爵。

她想让易司宸知道,她林薇薇不是什么低到尘埃的臭老鼠,但她也是出口才懊悔,这要是傅西爵冷冷一句你有病,她不是搬石头踩自己脚?

正当林薇薇心惊胆战之时,咔哒一声,傅西爵身侧的门被打开,一个袅袅娉娉的女人走了出来……柳叶眉,鹅蛋脸,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一看就是从小养成的。

“西爵,怎么出来这么久,伯父伯母都在等你呢。”

女人轻柔的嗓音和她的人一样优雅,只是在看到傅西爵面前的林薇薇时,微愣,“西爵,这位小姐是谁?你朋友吗?”

林薇薇微懵。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有个女人从傅西爵身后走出来,这是谁?傅西爵的女朋友吗?

那她这会儿找傅西爵狐假虎威,不是找死?

林薇薇瞬时整张脸都白了一下,可就在此时,傅西爵忽而冷冷抬步,“不是要请我吃饭,还不走。”

什么。

林薇薇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

边上女人也同样愣,“西爵,你现在就要走吗?”

“嗯,你和我爸妈说一声,我有事先走了。”

傅西爵说完迈步,还睨了林薇薇一个眼神。

林薇薇只能僵着脸跟上。

经过易司宸身边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易司宸盯着自己,像是在盯一个不检点的荡妇。

可他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林薇薇抿唇,越过易司宸。

“司宸,林小姐是什么时候认识傅总的?”

待两道人影都消失,叶紫蔓眸光微闪,挽着易司宸的胳膊道,“傅总对你都爱理不理,却没想,真和林小姐去吃饭了。”

一句话,无疑又将易司宸心底的猜忌种子放大,难道,林薇薇真的和傅西爵有什么不齿关系?

他猛地想到之前带林薇薇去酒会的事,林薇薇好端端地见到傅西爵就摔了酒杯,难不成是故意的?

这贱人,竟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

易司宸顿时面色青黑。

叶紫蔓看着,嘴角又是勾起,然后笑笑地说,“好了司宸我们别提林小姐了,客户还在包厢等我们呢,我们进去吧。”

“嗯。”

易司宸黑着脸,进了包厢。

走廊上一时变得很安静。

只有刚刚从傅西爵包厢里走出的女人,一直站在那里。

这些年她一直在国外念书,所以易司宸可能不认识她,但她可是帝都十大豪门之一的云家千金,云若婷。

云若婷柳眉微蹙,片刻才重新走回自己的包厢。

包厢里,是傅西爵的父母以及云若婷的父母。

云若婷刚回国,两家一直是世交,就先一起吃了顿饭。

“若婷,西爵呢?”傅父傅母见只有云若婷一个人进来,狐疑问。

云若婷笑笑,“西爵遇到个客户,可能项目比较急,就先离开了。”

傅父闻言蹙眉,“这孩子,怎么也不看看场合,竟然说走就走。”

云若婷善解人意,“伯父,男人以事业为重,西爵这么有事业心,那是好事。”

“唉,你能体谅就好。”

傅母笑笑的,其实今天两家一起吃饭,不外乎就是想让两个孩子联络联络感情,要是能再凑个联姻,那就再好不过了。

云父云母自然也是这么希望的,因此道,“那关于先让若婷在西爵手下实习的事?”

“那当然是没问题的。”傅母立即道。

两家长辈都其乐融融。

唯有云若婷微笑着,却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幽黯。

……

明亮的电梯间,恰好只有林薇薇和傅西爵两个人。

男子单手插兜,面色清冷。

林薇薇只能讪讪开口,“傅总,刚刚真的很谢谢你。”

苏小爱的《与你尽余生》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与你尽余生》就可以了哦~

《林薇薇的小说是《与你尽余生》by(苏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