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晓敏钟洛展 的小说是《霸道boss独恋前妻》by(潘多拉)

夏晓敏钟洛展 的小说是《霸道boss独恋前妻》by(潘多拉)

霸道boss独恋前妻

时间:霸道boss独恋前妻作者:潘多拉

霸道boss独恋前妻夏晓敏钟洛展 小说

已完结小说《霸道boss独恋前妻》(夏晓敏钟洛展 )是大大潘多拉所写的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莫名被结婚?OK,她认了,可是被诬陷赶出来是几个意思?这个梁子她结了!势必要攒够钱跟这个没有风度的男人离婚!自此,她的人生一团糟糕,尤其是在遇到那个毁了她清白还想用钱羞辱她的男人,变得更加地脱离她的轨迹。霸道,强词夺理,威胁,这些令人无法忍受的东西,他用在她身上的时候,总是让她无处可逃,只能妥协,就这么被吃得死死的。究竟是冤家路窄?还是命中注定?...

霸道boss独恋前妻全文免费阅读

《霸道boss独恋前妻》第七章

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这个夏晓敏,喝醉酒耍起小性子来,有几分可爱。

破天荒的,钟洛展一改往日的不耐烦和霸道,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

“你和那个林熙瑶,是真的吧?”因为说过收了钱就嘴巴关紧,哪怕醉酒,夏晓敏也谨记着自己说过的话,凑到了钟洛展的耳边轻语,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热风。

温热的气息拂过,顿时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某一处悸动了起来,脑袋一充血,差点儿没克制住在这个人声鼎沸的地方出丑。

仅仅是一个小动作而已,就足以让他险些失控,钟洛展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因为酒精而双颊泛着桃花红,眼神迷离的夏晓敏。

她这副模样,清纯中夹杂着一丝魅惑,倒是有几分令人欲罢不能的潜质。

“喂,你说话呀!”久久没有得到他的回复,夏晓敏不满地嘟起嘴巴抗议。

“该死!”

夏晓敏完全放开的模样,可爱中又带点诱惑,看得钟洛展身体愈发地燥热,稍有不慎,恐怕就要在这儿揭竿而起了。

“什么该死啊?喂,你怎么都不回答我的问题?”眨巴了一下眼睛,夏晓敏仰着下巴,身体凑近,一个中心不稳,整个人都倒在了她的怀里。

酒精作用而使她身体散发出热量,整个人都是灼热的,一触碰到他,最后的一丝克制和理智都被击垮,某处躁动的地方,终于还是不安分地站立了起来。

“咦?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夏晓敏感觉到下边因为这个硬硬的东西而带来的不舒服,皱起了眉头,双手撑在钟洛展的胸膛上,想要撑起自己软弱无力的身体查看一下那是什么。

粉嫩的小手抵在她的胸口,那样的柔软和触碰让钟洛展愈发地难以忍受,来自酒的后劲开始发作,霎时一阵意乱情迷。

“别动!”被夏晓敏无意识的点火给惹得火烧身,钟洛展恢复平日的霸道,伸手环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身,让她更加贴合自己的灼热。

“唔……不舒服……”本就被抵得不舒服的夏晓敏,如今被强迫贴着他,那硬邦邦的东西就更加地压着她,让她难受得不断地扭动自己的腰,企图摆脱那个东西。

没有思考能力的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动作,在一点点的点燃钟洛展那股埋藏在潜意识的兽欲。

紧密的摩擦正慢慢地将钟洛展的理智磨尽,一直告诫自己这里是公众场合的他,面部因为压抑和忍受而变得扭曲,大汗淋漓。

“夏晓敏,是你自己主动的,别怪我。”他低头,在她耳边低声警告。

“唔……”然而,脑袋混沌,意识不清的夏晓敏,根本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

既然她不回答,钟洛展就把她当做是默认好了。

抓住她的腿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腰上,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抱着她快步地走向了酒吧一处的隐秘电梯,那是只有他才能使用的电梯。

掏出西装里的卡,开了电梯前的玻璃门以后,他一个箭步就跨入了玻璃门的电梯里,等到电梯门关闭以后,钟洛展迫不及待地就吻上了身上不安分的人儿的唇。

“唔……”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夏晓敏没有太多的感受,迷迷糊糊地就接受了,扭动的身体也安分了下来,身体悬空的不安全感使她条件反射地就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刚一触碰到她冰凉而软如棉花糖般甜腻的唇瓣,钟洛展就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了,伸出舌头轻舔着,犹似小时候舔着自己最喜欢的棒棒糖。

电梯缓缓地上升着,还没有到达最顶层的酒店房间,钟洛展不满意于这样的轻舔,用舌头熟稔地撬开了她的贝齿,一涌而进,找到了她的丁香小舌,并与之缠绵了起来,口齿间都是属于她甜蜜的气息,让他留恋,沉迷。

“叮”!

到达的声音提示,电梯门一开,钟洛展和跨坐在自己腰间上的夏晓敏一路拥吻,顺手掏出房卡,他打开了房门,抱着她径直走向了床前。

身体往前一倾,带着两人重量的钟洛展一个重心不稳,和夏晓敏齐齐摔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手法利落地脱净了夏晓敏和自己身上的衣服,钟洛展在她身体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印记,借着房内的光线,细致地打量了这副白皙而精致的胴体,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诱人。

看来,这个妻子,还是不错的嘛?这一刻,钟洛展有点儿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也许,可以考虑考虑奶奶的说法,把她带回去让家里人瞧瞧。

房内的气温骤然上升,混杂着暧昧的气息,意乱情迷间,大床上的两人亲密无缝地交融在了一起。

糊里糊涂的,夏晓敏就这么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他的一个挺身,给她带来了撕裂身体般的剧痛,可随之而来的,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极端愉悦的感受。

迷糊间,她似乎到达了一处云端,轻飘飘的,紧接着身体的疲惫和酒精的麻痹作用,让她陷入了沉睡。

忙活完的钟洛展,心满意足地抱着夏晓敏,与她一同进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习惯了早起的夏晓敏,率先醒来,稍微动了动身体,她感觉到浑身就像被人拆散架又重装一样的酸痛,脑袋更是胀得可以,累得根本不想动弹,更不想睁开眼睛。

如此前所未有的感觉,夏晓明的记忆是她昨晚陪人去喝酒了,这是喝醉之后的后遗症,她如是认为。

至于后来怎么离开,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抓不住记忆的绳索,没办法顺藤摸瓜。

闭着眼睛,夏晓敏想要起身去梳洗,不管怎样,喝断片也好,总得去上班了,她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个。

未完全醒来的她还在犯小迷糊的她,根本没有去探究自己身在何处,只是下意识地认为自己就在宿舍里。

双手欲放在两侧撑起自己的身子,左手却不经意地触碰到了一个温热而柔软的东西,吓得她赶紧收回了手,眼睛也猛然睁开。

当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的时候,夏晓敏傻眼了,整个人犹如石化了一般,愣坐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钟洛展立体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轮廓,俊美的容貌全然落在了她的眼中,而她,奋力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搓揉自己的眼睛,直到确定眼前的不是幻觉,昨晚那个让自己陪喝酒的男人,此时真的是光膀子地睡在自己的身边。

可怜巴巴地低头看着被子遮盖下的身体,大大小小的吻痕泛着青紫,无一不是在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抓着被子捂着脸,夏晓敏没有像电视剧或者言情小说那样尖叫出声,她还不想吵醒身边的男人犯尴尬。

昨晚是喝醉酒,不省人事,她可以肆无忌惮,可是现在清醒了,她真的没办法做到脸不红心不跳地坦诚相见。

在心底里暗自哭泣,夏晓敏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就给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而且,还是被自己撞见丑闻的男人……

想想自己昨天赚的一百万,忽然,夏晓敏有种错觉,自己的第一次,好像就这么被“买”走了,尽管她清楚,那一百万是因为什么而得来的。

可她仍然无法接受,自己竟然因为这一百万,因为答应应酬喝酒,而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悔不当初,然,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默默在心里哀嚎了一番,夏晓敏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时刻观察着身边熟睡的男子,尽量把动作放轻不吵醒他。

蹑手蹑脚地把衣服穿好,细致地查看是否有东西遗漏之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吸引了她的注意。

胆颤心惊地抬头望过去,她小步地跑到了床旁,拿过手机一看,幸好只是微信信息而不是电话。

解锁屏幕,微信是陆妮发过来的,夏晓敏点了进去,对于床上的人醒来,毫无知觉。

“晓敏,你知道吗?我们酒店来了新的总裁,你知道是谁吗?钟洛展!钻石王老五!据说是林熙瑶的男友!不过也有小道消息说他结婚了,对象不是林熙瑶,是谁还不得而知,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了。晓敏,我告诉你,如果有机会,我真想给他当情人!”

看完这条微信,夏晓敏没有多大的想法,换个老板,只要工资别减,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

林熙瑶的绯闻男友!钟洛展!新总裁!等等,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

小脑袋转不过来的夏晓敏愣了几下,终于想起来,床上的那个人,好像就是昨晚自己撞见的林熙瑶的绯闻男友……

战战兢兢地抬头看去,很不幸的,她和初醒的钟洛展玩味的眼神给对上了。

被子盖住了他腰部以下的部分,精壮而结实的胸膛完全袒露在了她的面前,钟洛展一手撑住自己的脑袋,侧着身子,目光落在了一脸惊诧的夏晓敏的身上。

 

《霸道boss独恋前妻》第八章

“你你你……!”他冷不丁地醒来打得夏晓敏一个措手不及,颤抖地伸出双手来指着她,陆妮的信息所带来的震撼久久在她的心头荡漾。

原谅她脑子不够用,没办法好好消化从昨晚开始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光怪陆离的事情。

“嗯?”与她的慌张相比,钟洛展显得很镇定,吃干抹净这件事上,他不亏。

“夏小姐真是不做亏本生意啊!把我人都给办了。”先声夺人,在夏晓敏还瞠目结舌的空档,没有给她反驳的余地。

“你!什么不做亏本生意!我才……”夏晓敏被钟洛展这话羞辱到了,说得好像是她霸王硬上弓一样。

虽然昨晚的情形的确是她先开始玩火,但她醉得不省人事,根本就不记得,所以并不认同钟洛展的话。

刚想要发怒的时候,又想起了陆妮的那条微信,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

“Boss,我不就是撞见了你的绯闻么?你用得着这样么?”哭丧着脸,夏晓敏还是没有办法把气焰给发泄出来。

听到她的称呼微微一愣,看来她知道自己是她的老板了啊!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情,只是钟洛展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夏小姐,我谅解你喝醉了,但我不接受你的污蔑,昨晚,可是你主动的。”钟洛展轻描淡写地把责任推给了夏晓敏。

事实上,也的确是夏晓敏自己主动的,若不是她接二连三的诱惑,他怎么会情不自禁呢?

“怎……怎么可能!”听了钟洛展的话,夏晓敏很肯定地摇摇头,自己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就算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老板,她也不能委曲求全认了。

“这么快就翻脸不认账了?”眯着眼睛,钟洛展深邃黝黑的眼眸中迸发出危险的光芒来,就好像被抛弃的怨妇一样。

见到他这个表情,夏晓敏原本心里的笃定开始动摇,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愣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醉酒之后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还真的不好说,说不定,真的就如钟洛展所说的那样,是自己主动的……

“我……我不记得了!你怎么说都行!我昨晚喝醉了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没办法从自己的脑海中印证钟洛展的说法,但夏晓敏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因为别人几句话就承认自己都没办法确定是否做没做过的事情的人。

因此,对于这件事,她既然想不起来,就绝不承认。

“哦?看来夏小姐是不打算承认了是吗?”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钟洛展不慌不忙,也没有一点咄咄逼人。

“是你耍赖啊!别以为你是我老板你就可以逼我承认!我不记得我怎么可以承认?况且,昨天我们为什么在一起老板你也是知道的。”委屈地嘟起嘴巴,夏晓敏越说越没有底气。

事已至此,米已成炊,多说无益,钟洛展又是自己的上司,夏晓敏感到自己真是倒霉极了。

会不会,钟洛展一发怒,把自己给炒了?

没了婚姻,没了工作,连清白都没了,忽然之间,夏晓敏似乎要准备没有了活下去的信念。

脸上逐渐浮现出了哀伤,不加掩饰,尽数被钟洛展收进了眼底,心底莫名地浮现出了一抹心疼。

“行了,不记得就算了,今天不是周末,回去换一套衣服,赶紧工作去吧!”钟洛展翻身背对着她,不咸不淡地说道,没有再继续为难她,

“工作?老板你……”闻言,夏晓敏脸上的哀伤瞬间转换成惊喜,没想到钟洛展竟然不炒她!

“管好你的嘴。”

钟洛展下一秒就提出了警告,告诉她,留下她不过是为了等她什么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在他的地盘里,他也好省下力气,毫不费劲地把她给揪出来。

“知道了!”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收好自己的手机,夏晓敏转身离开了房间。

匆忙地回到宿舍换了一套衣服,陆妮早早就去上班了,回来时没有碰见她,也好,给了她更多的时间思考要怎么解释昨晚一夜未归的原因。

上班的路上,夏晓敏绞尽脑汁,直到换好工作服走进厨房也没能想出来,眼尖的陆妮在她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她,兴奋地跑到了她的身边,把她拉到了一旁。

“晓敏晓敏,我好开心!我和你都得到今年晋升的竞争机会了!”不等夏晓敏开口,陆妮先把好消息告诉给了她听。

还在为今日之事烦恼的夏晓敏听到这个消息,惊喜万分,紧紧拽着陆妮的手,不敢置信地再次询问了一遍。

“是真的,刚刚下达的通知。”陆妮再一次向她确认。

“太好了!”

努力了那么些年,终于迎来了晋升的机会,夏晓敏和陆妮一样兴奋不已,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

“可是晓敏,这样我们就成了竞争对手了……”兴奋过后,陆妮陷入了为难当中,她对这次晋升势在必得,其实心底里早就认定自己是晋升的那个人,因为比起夏晓敏,她跟着徐尚武学习更久,手艺比她好不止一倍。

然而出于所谓的姐妹情,她还是要装作为难和不开心一下。

“陆妮,没关系,我们公平竞争,我知道最后得到机会的一定是你,我本事多少我自己清楚,比不上你,只不过我没想到我也会被考虑在内,这是对我的认可,我们都要倾尽全力。”

露出淡然的微笑,夏晓敏虽然很意外,但她有充分的自知之明,能被选中是对她能力的认可,但她也不想自己的好姐妹因为她而感到为难。

“晓敏,我在那个位置等你!”陆妮欣然接受了夏晓敏的赞赏,毫不谦虚地对她说道。

“好。”

“我们回去工作吧!”

又是忙碌的一天,可惜夏晓敏依然是心不在焉,下了班,徐尚武说客房清洁那边不再需要人手,让她不用再过去了。

这是礼貌的说辞,具体的理由夏晓敏自然知道。

昨天轻松赚了一百万,但不过是杯水车薪,她还得想别的办法赚钱,能够利用夜晚的时间,赚足够多的外快。

为了赶走不愉快的心情,夏晓敏今晚没有一下班就回宿舍,而是决定出去街上走走。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到处热闹非凡。

不知不觉地,她来到了闻名的酒吧街上,看着满街的霓虹灯,五光十色,纸醉金迷,听说这里,是很多富家的纨绔子弟消费的地方,在这儿卖酒拿到的小费,比她在酒店厨房工作一个月都挣得多。

如果可以,说不定这是最快速赚钱的方式!

确定了这个想法,夏晓敏顺着一路走去,注意每间酒吧上的招聘启事,最终在街道中央的一家酒吧看到了招聘专门卖酒的工作人员,她便走了进去。

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还真的给她拿下来了,通知她过两天他们这边准备好了之后就来上班。

之前的不愉快因为得到这份工作而完全被抛诸脑后,收拾好心情,夏晓敏当做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

她和钟洛展是两个世界的人,若不是被她撞见他和林熙瑶的事情,说不定一辈子也没有交集,绯闻事件结束之后,他们两就各走各路,不会再有什么关联了,夏晓敏想着也没必要再纠缠那晚和他共处一室的事情。

想通了的夏晓敏又恢复了勤恳工作的状态,随着晋升的接近,她也愈发卖力地练习,尽管机会不大,她还是拼命地想要争取。

怎么说,晋升了,工资跟着也高了,那离她摆脱包办婚姻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在这样边工作边学习的方式下,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跟酒吧老板约定上班的时间了,和陆妮说了自己要去兼职,没想到陆妮说要放松心情,不能逼自己太紧,若是拼命练习最终适得其反而得不偿失,于是乎便跟着夏晓敏去了酒吧。

只不过夏晓敏去工作,而她则在一旁玩耍玩耍,在狂欢的气氛中放松自己。

挂着笑脸,夏晓敏拿着酒一桌桌地卖,有时候说一些好话,那些客人都没有太过分,嘴上得了便宜,也就买下来了。

一晚上下来还算顺利,没有遇到动手动脚的客人,就在夏晓敏以为一夜无波澜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去之时,走到下一桌,摆出笑脸,夏晓敏用她强装温柔的软糯的声音问道:“各位老板,要来几瓶酒吗?”

听到这黏腻死人的声音,这桌上那个喝得微醺的肥头大耳的老板抬起他地中海的头来,油光满面的脸上,在看来夏晓敏的时候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

撑起他肥大的身体,迈着不稳的步子来到了夏晓敏的面前,这个老板伸出他短小肥厚而布满油光的手,想要抓住夏晓敏的手。

眼疾手快的夏晓敏在看到他的动作以后,赶忙闪开,躲过了他的咸猪手。

扑了空的肥老板看了看自己什么也没抓住的手,再抬头看向夏晓敏,认为这个妹子是在跟自己玩欲擒故纵,脸上恶心猥琐的笑容绽放得更加光彩。

 

《霸道boss独恋前妻》第九章

看到这个笑容,夏晓敏的胃里当即在翻江倒海,纵然她脑子再笨,还不至于眼瞎,若是连眼前这个猥琐男人笑容里的含义都不知道的话,那她就不用在酒吧这里好好卖酒了。

果不其然,肥老板的下一句话仿佛是在印证她所想的。

“嘿嘿,给个价,陪我一晚上,我给你钱,你那么漂亮……”肥老板很直接,在他看来,能在酒吧里做事的,无非就是想要钓条大鱼,一夜暴富,夜场的女人,没有钱解决不了,不过是价码大小的问题。

毫不掩饰欲望的双眼紧盯着夏晓敏的胸口,随即肆无忌惮地打量她的全身上下,最终放在她那张不施粉黛的清纯的脸上。

夏晓敏没有开口回答他的话,还想在这里工作就不能得罪客人,所以她只是微笑,不发一言,没有再逗留卖酒,而是转身欲离开。

“哎!别走啊!老板问你话呢!”可惜人不随愿,刚迈开步子,就被坐在桌子边缘位置,离得她最近的一个男人给抓住了手,制止住了她的动作。

“先生,麻烦你尊重点,我只是卖酒的。”

夏晓敏用力挣脱束缚,把手腕从那人的手中抽出来,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微笑。

“啧!我说小妹,你就别跟我拐弯抹角了,卖酒?那不过是幌子!你还是学生妹吧?长得那么纯,别害怕,我今晚肯定好好对你。”

肥老板不屑地笑了一声,盯着夏晓敏的视线更加地炙热,好似要将她身上的衣服完全燃烧,看透她的整具身体。

肥老板如此毫不掩饰的视线让夏晓敏浑身都感觉不舒服,对于眼前这个仗着有几分钱就逼良为娼的所谓老板,心生厌恶。

不再摆出一副笑脸,眉头紧皱,夏晓敏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厌恶,学着肥老板一样打量了他一番,最后冷冰冰地丢出了两个字:“恶心。”

话音刚落,夏晓敏也不顾桌上的人是怎样难看的面色,转身头也不回地准备第二次离开。

但是桌上被惹怒的人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她走,肥老板被骂得酒醒了三分,带着一身肥肉一个箭步上前,这次终于趁着夏晓敏松懈而抓住了她的手。

“臭女人,别给脸不要脸!卖就卖!装什么纯!”肥老板一改刚才的客气,满是肥油的嘴巴里吐出了难听的话语。

听到自己的老板说话,桌下阿谀奉承的人也跟着打抱不平,纷纷骂出更加难听的话来。

被抓着的手紧握成拳,夏晓敏奋力地想要挣脱逃走,可这肥老板不仅肥硕,力气也真够大的,试了几次也无果。

心中害怕的感觉开始变得强烈,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

这边躁动的情况引起了周围人的瞩目,然而大多数人都只是作为看客看热闹,并不想插手,陆妮也跟着人群走来,看到夏晓敏遇到困难,再看看她对峙的那群人,停住了上前的脚步,遏制住了帮忙的念头。

她一个弱女子,对那么大一群男人,上去也是找麻烦,只能对不住夏晓敏,先保住自己再说了。

怀揣着这样自私的想法,陆妮不动声色地把身影埋在了人群里,跟着众人看好戏。

夏晓敏紧咬嘴唇,在忍受了辱骂之后,终于还是决定豁出去,跟他们对骂,情况愈演愈烈。

突然,人群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推开了众人走到了那桌人面前,狠狠地扯开肥老板的手,把夏晓敏牵走,留下一桌子茫然的人,吵闹着要找人讨个说法,最后才在酒吧老板的劝说下,把事情稳了下来。

众人散去,没有在意那个拉走夏晓敏的人是谁,可陆妮注意到了,那不正是新上任的Boss吗?

天哪!这是个好机会!陆妮是有想法想要当钟洛展的情人的,很早以前就在杂志上倾心这个男人,她长得不差,对自己很有信心。

没想到他竟然会打抱不平救了夏晓敏,看来是上天给她的机会,于是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往着他们两人离开的方向去找。

最后不费功夫的,在酒吧的安全通道门口找到了他们,兴奋漫上心头,陆妮脸上顿时在看到钟洛展那张帅气的侧脸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正欲推开门,里头的对话声却令她望而却步,停了下来。

“你很缺钱?”钟洛展棱角分明的脸上写满了阴郁,周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气场如此之大,夏晓敏自然感觉到他在生气。

可是……他生气什么?夏晓敏搞不懂,只当他是跟林熙瑶闹了什么别扭而不高兴,没有太在意他问话的含义。

“是啊!我很缺钱。”本来可以撑到老板来救场,现在莫名其妙被拉了出来,夏晓敏心里忽然没了底,觉得这份工作又因为钟洛展泡汤了,不免有些低落,心里更是讨伐了眼前这个男人千万次。

“哦?那我出钱,你陪我。”眯起危险的眼眸,夏晓敏的话令他更加恼怒。

“先生,我是厨师,不是出卖自己的陪酒女!”原本还处于状态外,为自己丢掉的工作而惋惜的夏晓敏,在听到钟洛展这如此侮辱的话语,怒火霎时“噌”地一声上来了。

既然他是自己的老板,肯定是知道她的工作岗位的,今天被他撞见她在这儿卖酒,明明是个正经的职业,为什么他要和刚才那人一样把她想得那么不堪!

“一个亿,陪我一个月。”钟洛展面无表情,眉宇间那集聚得愈发浓重的阴郁就像是等待爆发的原子弹。

“两个亿也不行!”夏晓敏气呼呼地豪迈回绝。

“那三个亿。”钟洛展也不甘示弱。

她掐腰,恶狠狠地瞪着他,非常郑重地说道:“再烦我,小皮鞭伺候!”说着,还附带着把动作做了出来。

明明上一刻气氛还很尴尬,但是当钟洛展看到这般搞怪却又摆出一副认真严肃面孔的夏晓敏,他心中的阴霾瞬间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愉悦的心情。

“正好,我求之不得。”鬼使神差的,钟洛展接了她的话语。

这让夏晓敏顿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瞪大着眼睛看着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的钟洛展,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大Boss还是受虐狂啊!

“变态!”抛下这两个字,夏晓敏往安全门走,想要回到酒吧里,她这一动作吓得门后的陆妮赶紧躲起来,所幸动作快,夏晓敏并没有发现。

“去哪儿?”钟洛展一个反手把她拉了回来。

“回去啊!工作怕是要丢了,我要回去跟老板说几句好话!”翻了一个白眼,夏晓敏对于这个害得自己没了工作的男人没什么好感。

“你还想在这儿做?真的要把自己卖了?如果你敢回去,我就在酒店把今天的事扭曲再大肆宣扬。”钟洛展嘴角微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得逞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夏晓敏,很是满意她被自己威胁之后的反应。

“你!哼!啊!”气急败坏的夏晓敏只能用这三个字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了。

“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凑在她的耳边,钟洛展低声提醒她,周围很安静,因此纵然声音再小,也让门外的陆妮听到了。

“跟我走,我送你回去。”看着被自己气得不轻的夏晓敏,钟洛展很是满意,动作自然地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向了酒吧外。

有把柄在他手,夏晓敏也只能像小绵羊一样乖乖地被他牵着走了。

安全门外,陆妮推开门,呆愣地看着两人背影消失的方向,垂在两侧的手渐渐的紧握成拳,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没有什么社交生活的夏晓敏,手段那么厉害,竟然跟钟洛展有一腿,先她一步当上了他的情人,看来这次晋升,结果有了悬念。

陆妮很不甘心,她比夏晓敏漂亮,手艺比她好,可凭什么,她靠着龌龊的手段爬上钟洛展的床,把她推到危机的边缘?

越想越发地嫉妒和愤怒,邪恶的种子,开始在陆妮的心头发芽。

“嘿,你想除掉那个女人吗?”忽而,她身后出现了一个人,拍了拍陆妮的肩膀,这个人看出了陆妮眼中的嫉妒和愤恨,于是乎便上前来,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回头,陆妮惊诧地看着身后的人,没想到会有人在自己的身后出现。

一场谋划正在筹备中,夏晓敏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自己最好的姐妹推向火坑。

回到宿舍,由于在酒吧惹出事,又拍拍屁股不告而别,酒吧老板大怒,打了个电话叫她不用再来上班了,第二份工作就在这么不美好中落幕。

“啊!我该怎么办啊!”把头埋在枕头里,夏晓敏哀嚎着,开始觉得离婚遥遥无期。

手机“叮咚”地响了一声,有人给她发了一封简讯,郁闷的夏晓敏拿起来一看,是之前在酒吧认识的一个工作朋友,她曾经让她帮忙找找兼职,不知道是不是听到她心里的哀嚎,这封简讯,就是给她介绍工作的。

内容很简单,就是去酒店包厢当服务员,工作时间,薪酬,地点,负责人联系方式全有,不像是骗人的,于是夏晓敏便回复答应了下来。

 

《霸道boss独恋前妻》第十章

早上是个美好的赖床时间,可惜钟洛展的手机不断传来夺命连环call,让他没办法安生地休息。

作为大老板,凡事都有云响帮忙看着,他不需要太过地清风,而他的能力有目共睹,所以对于钟洛展偶尔的迟到,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喂……”还处于睡梦中的钟洛展闭着眼睛按了接听键,声音低沉沙哑,一听就是一副刚睡醒还很疲惫的模样。

“呵呵,洛展啊!昨晚很累啊?是不是跟晓敏……”电话那头是钟老太太的声音,当听到钟洛展这有气无力的声音的时候,想象力极其丰富的老人家就开始联想到某件粉红的事情了。

“奶奶!”没料到自己的奶奶竟然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当即钟洛展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瞌睡虫全都被赶跑了。

“洛展啊!奶奶现在在豪尔这边,现在你来,正好可以跟我吃个早饭。”钟老太太没再调侃钟洛展,而是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什么?豪尔!奶奶你什么时候来的?”钟洛展完全没料到钟老太太给他这么一个惊喜,一点儿防备也没有。

“来了好几天了,回了本家住了几日,我啊,还是想要亲自过来见见我孙媳妇。”钟老太太一颗顽童的心令她没办法安定下来,尤其是自己的孙儿好不容易讨了个老婆,她不来亲自看一眼实在是不放心。

虽然前几天钟洛展对她做出了保证,可是自己的孙子什么性格她清楚,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出尔反尔?所以她认为还是亲自过来为好。

“奶奶……”扶额,钟洛展对于自己的这个奶奶真的很无奈。

该怎么说明情况?说夏晓敏根本不认识自己,而自己又把她给赶走,根本没有在甜甜蜜蜜地培养感情。

这样说得话,肯定会把钟老太太气死。

“奶奶,你等会儿,我现在过去。”瞒一时是一时,钟洛展只能见步走步了。

豪尔酒店的餐厅内,钟老太太满意地挂了电话,想着等会儿应该就能见到夏晓敏了。

虽说之前她见过夏晓敏的照片,可是那都是她儿时的照片,长得粉粉嫩嫩,甚是可爱,至于长大的……

都说女大十八变,就算现在夏晓敏站在她面前她也认不得了,心急抱曾孙的她,火急火燎地偷偷回来,为的就是好好撮合两人。

“大家听好了,外头来的是钟家的老夫人,你们一定要竭尽全力地做好今天的这份早餐!”餐厅经理走进厨房,认真而严肃地吩咐道。

外面坐着的可是酒店的主要持股人,也就是钟老夫人,稍微一出点儿差错,新上任的钟总肯定会问罪他们的,于是餐厅经理要让在座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是!”众人斗志昂扬地应了一句,非常迅速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徐尚武一边忙着手头的工作,一边忙着给自己的两个徒弟分配任务。

“陆妮,你就做一份清淡一点的鱼骨粥,晓敏,你负责摆盘就好。”

“啊,哎呀!师傅,我突然,肚子疼……能不能让晓敏帮我一下?”任务刚下达,下一个瞬间,陆妮就捂着自己的肚子,面色苍白,嘴唇轻颤,一副极其难受的模样。

“陆妮,你没事吧?”见状,夏晓敏赶紧上前去扶住她,担忧道。

“师傅,好痛,好痛……”她嘴里不住地重复着这两个字眼,徐尚武上前查看,发现她面色的确很难看,只好让几个学徒扶着她去休息间休息。

“晓敏,你能做好吗?”无奈,徐尚武只能把这个任务交给夏晓敏。

“师傅!我可以的!”肯定地点点头,夏晓敏很有自信。

“那开始吧!”

工作一刻也容不得怠慢,大家都投入紧张的工作中,因为夏晓敏一人负责两人的工作,当鱼骨粥还在熬制的时候,她跑到了另一边去摆盘。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没人注意到陆妮从休息间溜出来,趁大家不注意往那锅鱼骨粥加了一点料,然后迅速地回到了休息室。

端着热腾腾的鱼骨粥,夏晓敏步子平稳地走到了钟老太太的面前,把鱼骨粥放到了她的面前。

“好香呀,小姑娘,是你做的吗?”钟老太太闻了一下,感觉味道不错,眯笑着眼睛,和蔼地看着夏晓敏。

“是的,老夫人。”和夏晓敏印象中的不一样,她以为像钟洛展这么差劲的人,钟老夫人应该是个心高气傲,难以亲近的老妇人。

可如今看来,她似乎比想象中的好相处。

拿起勺子,钟老太太姿态优雅地舀了一勺,慢慢吹凉以后,再送进嘴里。

站在一旁的夏晓敏紧张地看着钟老太太的反应,等待她的评价。

“嗯!不错呀!”第一口下去,钟老太太毫不吝啬地竖起一个大拇指来,给了夏晓敏一个赞。

“谢谢老夫人夸奖!”悬起的心落了下来,夏晓敏对自己的厨艺,又多了几分自信。

一勺接着一勺,钟老太太吃得甚是开心,忽然,在吃到一半的时候,钟老太太手中的勺子一松,掉落在了地上,紧接着,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尔后,面色从红润转变成青紫,一直奋力地锤着自己的胸口,很是难受。

“老夫人!老夫人!”站在一旁伺候着的餐厅经理等服务人员见状,赶忙上前去,却不知该怎么办,顿时手无足措。

“120!你快去打120!”夏晓敏也和众人一样被眼前突发场景给怔住了,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慌乱转变成了镇定。

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要是只懂得慌乱那可是救不了人的!

所幸夏晓敏还学过一点儿急救的知识,指着在场的一个人让他通知120,而她立马跑到了钟老太太的身后,让众人散开,自己一手握成拳,一手抓着成拳的手的手腕,从后抱着了钟老太太,用虎口顶撞着她的膈肌,使用冲击的力量,企图让她把让她窒息的东西给吐出来。

如此反复几次,被噎着的钟老太太总算是获救了,但长时间的缺氧让她精神萎靡,当钟洛展来到现场,看到的就是平躺在地上,面色苍白无血色的钟老太太,一众慌乱地围着钟老太太的人,和参与了急救之后,疲惫地瘫软在地上的夏晓敏。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让云响陪着钟老太太去医院,钟洛展把今天在场的相关人员都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椅上,钟洛展双腿交叠,面部僵硬冷漠,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息,顿时让办公室内的温度降了好几度,使得站在他面前的几人都害怕得瑟瑟发抖。

“老板,老夫人是喝了夏晓敏做的鱼骨粥才噎着的。”谁都不想担责任,先发制人,餐厅经理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夏晓敏。

心知是要她背负全部责任,的确,错在她,所以夏晓敏默不作声,不反驳,算是接受。

“但刚刚也是晓敏,老夫人才得救的……”工作人员中有和夏晓敏关系好的,为她抱不平,小声地说出了后续情况。

“夏晓敏,工作不认真,念在救了老夫人的份上,扣除两个月工资,留下,其他人先离开。”

简单地听了这两句话,钟洛展就做出了判决,两个月的工资,对夏晓敏来说真的如同天打雷劈,尤其是在她最需要钱的时候。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认为这个惩罚合理,不牵扯到他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按着钟洛展的意思离开了办公室。

一时间,办公室内只剩下钟洛展和夏晓敏两人,她低着头,不敢直视钟洛展。

刚刚因为她差点儿没了个人,说实话,她真的有些愧疚。

“今天下班之后,在厨房等我。”既然犯了事,那么他就要用他的方法让她偿还。

“不行,我晚上有事,很重要的事。”愧疚是一回事,今天这事儿让她损失了两个月的工资,今晚的兼职再不去,那她就真的不活了。

被拒绝之后的钟洛展没有说什么,刚刚不过是头脑发热,清醒了,他也想起,今晚约了客户,也就没再为难夏晓敏了。

带着郁闷的心情,夏晓敏去到了兼职的酒店,可换好工作服开始工作的时候,却被要求要在包厢内帮客人倒酒,想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今天这份工作不能再丢了,于是就勉强应了下来。

“喝了这杯!不然今晚你别想走出去!”包厢内的张老板拿着一杯酒,逼着夏晓敏喝下去。

左右为难的夏晓敏,听了张老板的这句话,只好拿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不懂喝酒的夏晓敏,一杯烈酒下肚,瞬间感到天昏地暗,步态不稳地走了几下,眼前眯笑着眼睛,笑中埋藏着阴谋的张老板,上前一步,把神志不清的夏晓敏揽入了怀中。

“你们喝!我先出去啦!”抱得美人归的张老板有些迫不及待,在包厢内众人的起哄中,搂着夏晓敏走出了包厢,走向早已准备好的房间……

潘多拉的《霸道boss独恋前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霸道boss独恋前妻》就可以了哦~

《夏晓敏钟洛展 的小说是《霸道boss独恋前妻》by(潘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