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婧上官洵的小说是《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by(落喵喵)

凌婧上官洵的小说是《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by(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时间: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作者: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上官洵小说

已完结小说《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凌婧上官洵)是大大落喵喵所写的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被嫡姐设计,错上神秘男子,声名狼藉。五年后,她浴血归来,不谈情和爱,只为了结恩怨,却被权倾天下的冷面摄政王盯上。“王爷,妾身不是第一次了,身子早就不干净了,连孩子都有了,您现在退婚还来得及。”垂眸假寐的男子,豁然睁开双目,精光迸射:“娶一送一,爷赚了。”...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第七章

不仅如此,她还径直走到牌子面前。

掏出一截炭笔,在‘狗’字后面唰唰加了一个‘屎’字。

嚣张!

太嚣张了!

“你……”

众人脸色五花八门。

要说先前大家还没把她这个让人失望的神医看在眼里,现在是彻底改观了。

陈岚身为京都府尹的儿子,说话一向不落人口实。

不知怎么全身血液沸腾,脑子抽了一样,出口就是一句,“你竟然把凌大将军与狗屎相提并……”

话还没说完,硬生生住口憋住,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那瞬间,他好像失去了思考,条件反射……

望向百里绯月,只见对方弯起嘴角,似笑非笑。

“这位公子真是……啧啧,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你对凌大将军不满就直说嘛,这么拐弯抹角真的大丈夫?我就写了一个凌姓而已,天下姓凌的多了去了。你一直要把这个凌姓往凌大将军身上扯,还要治我蔑视朝廷命官的罪。现在,”她又上下看了对方几眼,摸着下巴啧啧了出声,“还直接出口,把凌大将军和那啥相提并论。哈哈哈,真是叫我看了一场好戏啊!有趣,当真有趣。”

陈岚一张俊脸青了红,红了青。

他还没吃过这样的亏!

跪在地上的凌嫣然眼波微动,没用的东西!

“小姐!”

凌嫣然倒下去的瞬间,旁边一直守着她的丫鬟碧荷立刻扑了上去,“小姐,呜呜呜!”

她这一倒,一下把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嫣然!”上官洵瞳孔一缩,心痛的把人揽抱了起来。

“不行……洵哥哥……放我下去,神医没答应给娘治病前……我……”

丫鬟在旁边哭道,“小姐,呜呜呜,您这两个月为了照顾夫人,身子已经熬不住了。在这冰冷的石板地上又跪了这半天……上官公子,您劝劝小姐吧。在这样下去,奴婢害怕……”

上官洵抱紧了紧怀里柔弱的凌嫣然,“放心,有我。”

看向百里绯月时,目光变得凌厉,“神医是一定要坚持‘凌姓’不治么?”

他心底虽然有些不喜欢将军夫人李氏的处事手段,但一家主母,没点手段也不行。

当初处理阿婧那件事,李氏为了将军府的名声,也无可厚非。只是做法太激烈了些。

后来也替阿婧找了大夫。只是阿婧……他也是第二天才知道阿婧没挺过去。而甄姨娘伤痛过度,一头碰死随阿婧去了……

李氏亦悔不当初,这毕竟是不能见光的事,只能找了个借口,偷偷处理了后事。

嫣然虽是李氏的女儿,却不像李氏那样杀伐决断。将军府也不全是干净,这和嫣然更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

看了凌嫣然一眼,上官洵心底又一丝痛楚滑过。

这几年,是他对不起嫣然。

子女不言父母过,现在嫣然只是个为自己母亲生病求医的女儿,他怎么忍心不帮她?这浮屠阁的神医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不过既然有这个名气,万一能治嫣然娘的病呢?

百里绯月静静看着上官洵。

转而仰头大笑起来,居高临下睥睨他,“我若说是呢?”

上官洵眸色沉了沉,“若神医愿意出诊,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不违背原则和律法,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我们都能答应。神医既然想在这京都扎根,应该明白,如何抉择对自己最好。”

“哈,你这是威胁我?”

“不敢,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那我也明确告诉你,不治!不仅是凌府的人不治,你上官府的人也不治!”

他眸色幽暗危险了几分,“神医认识我?”

百里绯月看了他一眼,突然倾身靠近他,猛不然攫住他下颚,“自然。上官丞相的独子,如诗如画的谦谦君子,上官洵。”

她松了力道,微凉的手指暧昧的抚曳过他弧度完美的下巴。

“这样的人,我仰慕很久了。不过上手嘛,实在一般。”

旁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名动京城的相府公子,被一个面容平平的男人当着无数人调戏了!

就算是凌嫣然,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气得衣袖下的手发抖。

“……你……洵哥哥……”洵哥哥不但让一个男人摸了,还看着对方发呆……

这一声‘洵哥哥’把上官洵叫醒了。那一瞬间,他为何没避开……

那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

他明明可以避开的……

上官洵和凌嫣然都别有深意的探索百里绯月时,她却慢条斯理掏出一只手帕,擦拭刚才捏上官洵的手指。然后,众目睽睽,把那手帕扔了……

君子如上官洵,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

凌嫣然手指绞得青白。

百里绯月慢悠悠看了四周的人一眼,才淡淡的说,“浮屠阁有浮屠阁的规矩,祖师爷传下来就如此。堂堂丞相府公子,大庭广众之下暗示我若不出诊,就会以权势打压我浮屠阁,我今日也是长见识了。这种逼着别人背叛师门规矩,打祖师爷脸的行为。敢问上官公子一声,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眉目冷然不屑,“我浮屠阁不过一小小医馆,自然不敢和有权有势的权贵之家抗衡。你们要强逼,浮屠阁确实没有生路。可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浮屠阁出诊医人,呵,两个字,做梦!”

凌嫣然柔弱的开口,“不……不是的……神医,洵哥哥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

百里绯月嗤笑了一声,迎上上官洵一直没移开的目光,“不过,既然凌五小姐你这么诚心为母求医,我可以给你个机会。也可以算作我摸了上官公子一把的嫖资。”

目光从围观的众人面上移过,提高声音,“今日浮屠阁可以再出一块医牌。为了公平,改成竞拍模式,价高者得。”

一句话骚动了半条街!

喜忧参半!

不说上官洵和凌嫣然听到这句话后,看百里绯月的眼神。

那些没什么财力的普通百姓实际得多,闹了起来,“怎么能这样?太不公平了!”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第八章

百里绯月才懒得理他们,“千绝,替我搬把椅子出来。”

充当她车夫的白衣女子干净利落搬了椅子出来。

百里绯月也不管别人怎么想,更没有什么待客之道。

优哉游哉坐到椅子上,漫不经心把玩自己指甲。

“只有上午两个时辰的时间竞价,各位可要抓紧啊。”

有人闹哄哄起来,“果然暴露真面目了!一直装腔作势就是为了钱!”

另外一些人就不这么想了。

老百姓多,可这是哪里,这是京城啊!

达官富贵一样多!

先前怜惜凌嫣然的,现在也有人隐隐把她当强力竞争对手了。

看女人和看竞争对手,那要求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飞快分析利弊,将军府贵不可言,不仅将军府,这里面那些大官的亲眷,都有权有势。可是他们的银子使起来不方便啊!

一个什么品级的官员,俸禄多少,赏赐多少,那都是过明面的!

就算他们贪赃枉法,拥有金山银山,谁敢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抬出来?

以前拿号码牌靠运气,这次靠实力,当然要争一争!

想到这里,有人举手,“我出一千两!”

有一就有二。

叫价声此起彼伏。

很快叫到了十万两高价!

十万两啊!

一时没人敢在出口,这期间凌嫣然一行人也没开口。

要说十万两除了不能治命,什么都能治了!这个时候,他们完全没想值得不值得这回事。也完全没去怀疑这神医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百里绯月挑眉,看向上官洵,“上官公子,你们呢?别说我没给机会。当然,先前我对凌五小姐说那话也算数的。让凌五小姐陪我家家丁睡一觉。或者……”她懒洋洋的半眯起眸子,“上官公子你让我睡一晚……”

上官洵心脏猛地一缩。

那是怎样一双眼!

双眸若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却又有着妩媚入骨,入艳三分。还带着点点懒懒的邪气戏谑。

明明那么普通平凡。

却只轻轻一扫,他的心就似被剜了去,只知随‘他’眼波流转而起伏跳动。

“洵哥哥!”

上官洵脊骨发寒的移回目光。

不说刚刚被此人侮辱成小倌。

而是……

这人……有问题。

这人肯定与上官府或者与凌府有什么过节。这点,对方似乎没刻意隐瞒。

不仅仅如此……此人还很可怕……他具体说不出哪里可怕,但是……

凌嫣然咬咬唇,“神医,你侮辱我就算了。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洵哥哥?他是男子,怎可以……”接下来的话她似难以启口。

“侮辱你或者侮辱他,我都没什么兴趣。凌五小姐你们要竞拍就拍,不竞拍就请离开。”

此刻又有人吼,“十一万两!”

“十二万两!”

“十五万两!”

“十六……”

“二十万两。”凌嫣然咬咬唇出口。

不能在这里一直扯下去了,必须快刀斩乱麻。

娘的病等不得。最重要,洵哥哥看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很不对劲!

如她所料。

二十万两天价喊出,再无人敢喊价。

“啧啧,原来当大将军是这么有油水的一个职务。随随便便就可以拿出二十万两的天价来求医呀。”百里绯月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凌嫣然掩下眼中神色,“不是的神医,你误会了。”

她有些难过的垂下头,“这笔银子原本属于我们府上一位姨娘的嫁妆,五年前,那位姨娘意外去世。她又没有儿女和别的亲人留下来。所以……”她眼眶含泪,“若不是娘如今病成这个样子,这位姨娘的嫁妆我们断然不会动的。”

凌婧那贱人已死,甄觅的下落只有娘知道。

这笔银子安在甄觅头上,天衣无缝。

也必须安在甄觅头上,因为,府中只有甄觅来历成迷,旁人想查也查不到什么。

没料到。

“哎呀,原来是我误会将军了。想来也是,现下凌府当家主母病重,都得动用姨娘的嫁妆了,可想而知,凌大将军是多么的高风亮节两袖清风。不过也是巧了,我恰好认识你们将军府一位小姐,那位小姐也是姨娘所出。不知凌五小姐所指的姨娘是哪位?”

凌嫣然寒毛直立。

不会的,这人莫不是诈她?

将军府的姨娘和姐妹,有谁不在她们母女的掌握中?

没有可能认识了眼前的神医,她们母女还不知道的!

有了底气,柔声道,“神医怕不是弄错了,我说的这位姨娘姓甄,五年前因痛失爱女,伤心过度意外身故。断然不会是神医认识的那位。”

真正是活着不放过,死了也要利用到底。

百里绯月意味不明笑了声,优哉游哉掏出一支别致的发簪,在凌嫣然一闪即逝的惊惧中轻描淡写的说,“弄错?这位小姐单名一个‘婧’字,行三。”

早在看见那支发簪时,旁边上官洵就身形一颤。

看都没看他,百里绯月把玩着发簪,“五年前,我路过城外的乱葬岗……”

“三姐姐,真的是三姐姐吗?”

没等她说完,柔柔弱弱的凌嫣然突然疯了一样,不顾男女之别一把抓住百里绯月的衣袍,打断她的话,“神医,那个人在哪里?她还活着吗?求求你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

“她啊,在来京都的路上。我想想,应该,还有两三天的路程就要到了。”

一听这话,凌嫣然捂住脸缓缓跌落在地,痛哭失声。

“太好了……太好了……”

凌婧那个贱人居然没死!!

她居然没死!

不,不能被这消息震得昏了头脑。她得想办法,也不知眼前的人晓得多少,总之不能让这人说出更多和凌婧那贱人相关的事!

就在这时。

“月大夫。”

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声音突然响起。

百里绯月抬头,黑色骏马上的三个人,个个都是一身黑色锦袍,衣服前后都有以金红线绣成的妖异莲花,因为三人都是脸色僵白,愈发让他们看起来一个个都长得一模一样的诡异。

而四周的人早在这三人出现时就哗啦一下,却又假装不动声色的悄然躲开了。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第九章

此三人一出,之前不论什么状况,都被人暂时抛在了脑后。

要说大景人,不论朝廷文武百官,还是平头老百姓,最怕的不是皇帝,而是眼前这些难缠的——锦衣卫!

这些人没有感情,心狠手辣,什么都不顾及。

就连上官洵等人在三名锦衣卫出现后神情也多了忌惮。

百里绯月却没起身招呼,她有自己的身份。该摆的架子要摆,犯不着赶趟去讨好别人。

拿牌子她当然暗箱操作了!每个她选中的人都是有意接触的。就算那个看似平头百姓的病人家属,也因为那家人是绝对的头脑简单加大嘴巴。

果然不负她所望,那家人坚定不移的到处宣扬‘神医’。

而眼前这个锦衣卫,属于锦衣卫中等头目,叫萧然。

她救了萧然半脚踏进棺材的儿子!

萧然今日是必定会路过这长安街的,因为,萧然要来替儿子拿药!

这个萧然她也是打探良久后,精挑细选的。此人非常在意唯一的儿子。除了儿子,没别的半个亲人。

“萧大人,令郎的药已准备好,这一贴吃完就完全妥当了。”她并没多说。

示意千绝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药送上。

萧然点头,提起缰绳,大家都要松一口气以为他走了时。他突然微侧头,“月大夫可有事需要我帮忙?”

视线略微移过那些刻意回避目光的贵公子身上。

不说普通围观群众,那些被萧然视线扫到的贵公子更是倒吸了口凉气。

锦衣卫的人居然主动开口问别人需不需要帮忙?

这可是群吃人血肉不吐骨头的恶鬼啊!

这就是她选萧然的原因了。

萧然是一个冷血的锦衣卫,唯一的温情是儿子。萧然还是个从不欠人人情的锦衣卫!

“哦~”百里绯月这次站起来了,“确实有件事。”她微微歪头,不解的问,“大人,大景的律法可有哪条规定医者必须为谁治病的?”

门口牌子上那‘凌姓与狗屎,不治’,萧然早就看见了,僵尸脸没半点变化,“并无。”

“那就好,那就好,”百里绯月做出夸张样子拍拍胸口,“有大人这两个字,我就放心了。嗨呀,可真是吓死我了。将军府和丞相府,我一介白衣,可惹不起呢。”

“还有就是,”她眨眨眼,“虽然师门有那么个规矩,可耐不住凌五小姐孝心有加,拿了府里姨娘的嫁妆来求我去替将军夫人治病。我这人一向心软,只得应了。”

萧然没说话,只淡淡看了地上哭得眼睛通红的凌嫣然一眼。

百里绯月也看向凌嫣然,笑得人畜无害,“凌五小姐,今日正巧萧大人在这里。有一事我必须和你说清楚。我救的那位贵府的三小姐可说过,她娘这二十万两嫁妆银子当付我诊费的。三日后,我们的人应该就能把凌三小姐送回凌府,到时这诊费……”

凌嫣然眼睛通红,面色却惨白,“三姐姐好好的……姨娘留下的嫁妆自然是三姐姐的……”

“凌五小姐真是个明事理的人。我也不是不讲理的。想来这嫁妆要物归原主,凌五小姐一下也凑不出二十万两银子,没关系,我可以先去替贵府夫人治病。到时候,凌府总不至于会欠我诊费。”

又转向萧然,“多谢萧大人。”

萧然虽没说什么,点了下头,才策马而去。

凌嫣然袖笼下的手指捏得青白。

她上当了!

她被眼前的人算计了!!

外面的人查不到,她和娘却清楚,甄觅一个窑子里出来的烂货,压根没什么嫁妆!

凌婧那贱人就算没死,空口白牙怎会许诺二十万两银子诊费?

这明显是眼前的人听到她那样说,又拿捏得有凌婧这个把柄,顺水推舟讹她!

她恨气得想把眼前的人千刀万剐。

可是她不能,凌婧的事不能曝光,这二十万两也必须安在甄觅头上,这二十万两还在锦衣卫面前过了明路,更赖不掉,也不敢籁,这个闷亏,她只有吃了!

她凌嫣然没怕过什么,但是她怕锦衣卫。

这大景,谁不怕锦衣卫?

就算你是个傻子,也该怕锦衣卫!

她是聪明人,更知道锦衣卫的可怕!

百里绯月心底嗤笑一声,果然,恶人自需恶人磨!

锦衣卫本身就够可怕,他们还属于那个更可怕的摄政王!

看看周围人这静若寒蝉的。

说起来,这位摄政王,在传说中那是残忍得qinshou不如,不亚于毁天灭地般的存在。

百里绯月也只是听说。

当朝九皇叔,摄政王长孙无极。

当年先帝驾崩后,长孙无极扶持当今圣上继位,改年号为承恩。今上性子懦弱,长孙无极只手遮天把持朝政,虽不过二十又五年纪,却手段毒辣,狠戾过人。又心思叵测,喜怒无常,阴晴不定,朝野上下无不避之不及。

传闻,此人幼时没住在京城,七岁回京,便软禁亲生母亲,逼她杀了同母异父的幼弟。十三岁一匹白绫亲手吊死生母。十六岁血洗皇宫,活剥先帝,扶今上继位,掌锦衣卫指挥使。十七岁掌京都驻师,整个京都所有人,包括现在的皇帝一干人的命都捏在他手上,可谓权倾天下。

此后几年,朝廷上下,闻长孙无极四字无不两股战战。

当然,除了朝政权利相关,还有一种看似阴私隐秘,实则大景人都知道的流传八卦。

据说长孙无极其人,生而天阉,也就是天生的太监,生下来就是个不完整的男人。所以才这么性情变-tai狠辣。

大景私下里连山野小儿都听过摄政王长孙无极几个字,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有人说其人丑陋无比,无法见人,他走过的地方,百鬼都自愧不如,自动退避。也有人说其倾城美颜无双,花容月貌可倾天下,见过他面容的人,无不为其神魂颠倒,生死不能。

传说自古都带有夸张成分,肯定是不能尽信的。

不过,这人手段心肠必然都够狠!

看看他手下的爪牙之一,鹰犬锦衣卫就知道了!

总之,是人人都惧怕躲避,心底暗暗诅咒的存在。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第十章

医牌尘埃落定,又经过锦衣卫这一出,各怀心事的众人都匆匆散了。

百里绯月让千绝把浮屠阁特制的专属医牌拿了一块给凌嫣然。

“凌五小姐,晚些时候自会有人去府上替夫人瞧病。”

凌嫣然一刻都不想多待,洵哥哥自从听到凌婧那贱人没死。不,从看到凌婧那贱人的发簪后,脸色就很不对劲,这半天都沉默不发一言。

“洵哥哥……我们走吧……”

上官洵又看向百里绯月,动了动唇,终究没问出什么。

百里绯月坐下喝了一口茶,从里屋走出一个和千绝一样,一身白衣的冷面美貌女子。

“梵音姐姐,晚些时候,你去凌府。”

“少主不自己去?”梵音有点意外。

“呵,现在去,李氏那张要死不活的脸有什么好看的?”她自己下的药,她能不清楚?“你控制着药量给李氏解毒,三天后要可以下床。”

梵音看了她一眼,恭敬道,“明白了少主。”

浮屠阁闹得这么声势浩大,暗中注目的人不少。

不过,无论哪方人马,翌日都骇然发现,浮屠阁一如既往,三月一次的开阁之后,再度阁门紧闭,人去楼空,神龙首尾不见!

夜。

星子零落,偶尔能听到几声野兽的嚎叫,和风贴着地面吹过草地的声音。

幽蓝的夜空挂着一轮明亮的圆月,月下,氤氲着雾气的温泉里,女子别样曼妙婀娜的身子若隐若现。

“少主。”梵音无声无息的出现。

百里绯月双臂懒洋洋的搭在温泉岩壁上,舒服的哼了一声,“嗯……梵音姐姐你说。”

也是回京这一年,她采药发现,这座山上不止有非常难找的几种药草,还有这么一处天然的药温泉。

她现在的体质来说,常泡泡实在大有益处。

“属下给李氏用药后,走时她已经醒了,能坐起来喝粥。凌五小姐现在,让人到处在打探浮屠阁和‘凌三小姐’的消息。”

“那个人呢?”百里绯月闭着眼睛问了一句。

“刚刚收到消息,那人行程提前了,比我们预计的早,明日午时左右就能进京。”

听到这里,百里绯月嗤笑了一声,“看来,‘凌三小姐’也得提前一天回府了。”

梵音沉默。

少主越来越可怕,手段越来越像尊主。

将军府李氏重病,不过是少主自己埋下的一根线。李氏的病就是少主让人xiayao动的手,少主的医毒之术乃尊主亲授,普天之下没几个人能出其左右。

少主这一年在京都,冒着枪打出头鸟的风险,把浮屠阁神医几个字的名头打响得人尽皆知。

就是为了重回将军府引路。

凌五小姐来求医,少主甚至算准了她的每一步计划,顺水推舟光明正大就达到了目的……

梵音不敢多想,只牢牢记住,自己听命行事即可。

“等我回凌府后,梵音姐姐你和千绝离开京都。浮屠阁经此一遭,知名度已足够。你们在留在京都,会有危险。”

想了想,又补充,“撤的时候记得小心锦衣卫的眼线,那些人鼻子比狗都灵。”

之前和萧然,算是交易性质,已两清。

锦衣卫是把双刃快刀,好用是好用,稍有不慎,也容易伤及自身。

梵音走后,百里绯月又泡了一会儿,就在昏昏欲睡时,一阵刀剑撞击声响起。

“好厉害的小娃娃!居然能伤我们兄弟到这种程度!”

另一人开口,“也就如此了。到底乳臭未干!”又淫笑道,“雇主可说了,怎么惨怎么弄。我什么人都玩过,还没玩过四五岁的小娃娃。”

“别误了事!”

“师兄你就是太小心了。你看看他,倒在地上半天没动弹一下了。一个屁大点的娃儿,还能翻天不成?”

地上的小身影一声不吭咬着唇瓣,面具下的小脸一片冷然。

他果然是个废物么?

所以,那个人才不喜欢他?

小手紧紧握着差不多和自己身高一样长的寒剑,就算他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心疼吧?

他是个没人要,没人喜欢的娃娃!

他面目冷冷的由着脸上的面具被人摘掉,意料之中听到恶心的吸气声。

拿开他面具的黑衣人看清地上娃娃小脸那刻,可耻的骨头都酥了。

他实在没想到,一个小孩能美到如此程度。

更控制不住的是,他看一个孩子,一眼,全身的血就往xiashen某一处窜。

他近乎痴迷的蹲下去,就要去碰小孩的脸。

随后的另一个黑衣人发现时,还没来得及提醒和阻止,一声惨叫响起。

地上赫然多了一截血淋淋的手掌!

那小娃娃一剑断了人家手掌,靠着剑的支撑,缓缓站起小身子。

漂亮脸蛋已经看不清原本模样,沾洒上了一大片砍断黑衣人手掌飙出来的血。

“小孽畜!找死!”

小娃娃不言不语,若不是小嘴儿嘴角有鲜红的血淌下来,仿佛一尊没活气的诡异纸娃娃。

两个黑衣人不敢再轻敌,雷霆万钧的力道冲小娃娃席卷过来。

小娃娃已是强弩之末,几个来回,小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倒了下去。

他以为自己会倒在冰冷的剑锋里,却没料到,倒在了温暖柔软的怀里。

那温暖奇异的让他有片刻怔然和贪恋。

脑子里意识一片模糊,迷糊中,只隐约看见眼前的人一袭红衣,就彻底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两个黑衣人惊恐的发现自己全身瘫软,拿剑的力气都没了,别说拿剑,站都站不稳,扑通扑通两声,摔倒在地上如烂泥。

“你是谁!”

“我是谁?”百里绯月似笑非笑,“浮屠阁神医听过没?”

那两人瑟瑟发抖,他们当然听过,可只听说此人医术高明,谁知此人用毒才是最恐怖的!

身体越来越奇怪,好像要化掉一样,两人恐慌的求饶,“神医,神医饶命!神医,我们兄弟二人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混口饭吃。只要神医放了我们,日后做牛做马……”

“行了,闭嘴吧。我也是很挑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给我做牛做马。”冷笑了声,“看了我真面目,你们以为还能活?”

主要是这两个东西太恶心了,替人杀人确实也只是混口饭吃。可杀便杀,无冤无仇,一个男人居然要奸杀一个奶娃娃,这实在触犯了她底线!

她懒得和他们多说,手指一弹,两粒药丸分别入了二人的口。

嗤嗤嗤,两股青烟扑起。

那两人叫都叫不出来,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两摊血水。

实在很恶心,百里绯月抱起地上的小娃娃,又回到了温泉边。

外伤不重,麻烦的是肋骨断了几根,有内伤。

手脚麻利的正骨,喂药,包扎。

弄好了见他脸上血迹斑斑,打湿了手帕准备给他擦脸,刚碰到他脸,一只小手猛地抓住她的手,小娃娃微弱的睁开了些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

百里绯月也算见过脾气古怪的小孩,想了一下,撇撇唇,“我只是要给你擦擦脸,以为我稀罕摸你看你啊?”

对方还是不放手,百里绯月无语,这小屁孩儿!

“行行行,不擦不擦。我把你面具拿来给你戴上!”

落喵喵的《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就可以了哦~

《凌婧上官洵的小说是《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by(落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