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芊月楚凌尘的小说是《相思入骨君知否?》by(花幽山月)

杜芊月楚凌尘的小说是《相思入骨君知否?》by(花幽山月)

相思入骨君知否?

时间:相思入骨君知否?作者:花幽山月

相思入骨君知否?杜芊月楚凌尘小说

已完结小说《相思入骨君知否?》(杜芊月楚凌尘)是大大花幽山月所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她被挚爱的人毁掉容貌、孩子,满门抄斩,囚禁冷宫……世间最痛苦的事,被她一一尝遍。浑身的血泪早已流尽,是谁须臾白发满头,字字泣血,“楚凌尘,你可曾对我有过一丝的真心?”他站在刑场间,一袭龙袍,睥睨如霜,“朕怎会爱你这种人尽可夫的荡妇?”可是为什么...

相思入骨君知否?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七章

宫中女官嬷嬷教训人自有一套办法,她们让人搬来了钉子板,按着杜芊月瘦弱的肩头,逼她跪在满是铁钉的木板上。

杜芊月忍着喉咙间的闷哼,拼尽全力挣脱开她们的手,瘸着两条腿不顾一切地朝着冷宫院外跑去。

每跑一步,膝盖间密密的针眼中便有血渗出。

冷宫院门近在眼前,她忍着钻心彻骨的痛楚,像是扑火的蝶扑向冷宫大门。

冷宫门外有人看守,两个侍卫毫不费力就将她钳制按倒。

脸上的伤口在地上反复摩擦,肮脏的泥土嵌入伤口,她这张脸算是彻底毁了。杜芊月并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她发疯一样的挣扎,如濒临绝望的兽。

“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见楚凌尘,我要见他……”

脸上滴落的泪混着血,嘶哑的嗓音残破得令人不忍去听。

她必须离开冷宫见到楚凌尘,这关乎到几百条人命!

女官带着身边的宫女不紧不慢走来。

宫女附近女官的耳边说道:“雨贵妃交代过要狠狠折磨她,绝不允许她离开冷宫!被关在冷宫中的女人非死及疯,不如就弄死她算了!省得她不安分!”

女官盯着杜芊月挣扎的背影,点了点头,让看守冷宫的护卫将她拖了回来。

“拿刑具过来!”

很快女官手中多了一把钉着银针的木棍,彭彭几下,女官使劲将棍子打在她的身上,每拔出一次,银针尖端都会有血滴落。

杜芊月倒在地上,破烂衣裙包裹下的身体遍布伤痕,她一路往前挪动。银针拔出的血珠溅落一地,宛若耀眼的玛瑙珠石,一地鲜红蜿蜒成殇。

她闭上眼睛,再也没有力气躲闪,浑身的痛楚已接近麻木。

会死吗?

死了真好……这样她就能跟亭之师兄一起入地狱给杜家、顾家那些枉死的冤魂赔罪。

只有死了,这颗心才不会痛,才不会再去想他,恨他。

一阵风携着高贵的龙涎香气,压迫的气场无形散开,冷宫所有人跪地求饶。

“找死!所有伤过她的奴才一个不留!”

倒在血污中的杜芊月艰难地抬头去看,普天之下只有那人才配穿这苍龙夺珠的锦靴。

为什么?楚凌尘你会来?

她费力支撑起身体,想要给他跪下。

起皮的嘴唇动了动还未来得及出声,就被修长如玉的手指捏住了下巴。

她被迫抬头对上一双深暗冷邃的凤眸。

“告诉朕,朕对你而言有多重要!”

涣散的眸底重新聚起光芒,杜芊月急促地望着这张俊美如铸的面容,“凌尘你相信我了……是吗?你比我的命还要重要!为了你……我可以不惜一切……”

薄唇勾起诱人的弧度,他似笑非笑,“为了朕能不惜一切?”

心中的喜悦,那一点微光没能聚起多久,就被人毫不留情地再次打碎。

“治疗雨儿身上的蛊毒,需要明月石。”

薄唇开合,微寒不耐的语调在她耳边响彻,杜芊月怔然相望,浑身血液在顷刻间凉透,她听见自己的嗓音干哑颤抖,“她要明月石?”

剑眉蹙紧,楚凌尘冷眸中浮起厌恶,“雨儿为了救朕,将蛊毒引入了自己的体内。天下间只有明月石能压制蛊毒,救她的性命。你没有中毒,还要霸占着明月石?”

“你不是说可以问了朕不惜一切吗?那就将明月石拿出来!”

他说得每一个字都化成利刃,狠狠地刺痛着她的心。

可笑,那一晚在塞外为楚凌尘引毒的人是她杜芊月,楚凌尘却要从她这抢走最后一点生机去“救”另外一个女人!

明月石,是师兄为她从师父那求来的救命石,为此师兄在师父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杜思雨根本没有中毒,为什么还要来抢这块石头?

痛、恨交织,如同穿肠的毒药。

她红着双眼,用最后的力量支撑着自己,胸口前空荡又冰冷,整个人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这块石头,我不能给她……楚凌尘你知道明月石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这块石头就是她的命!

没了这块石头压制蛊毒,她很快就会毒发而死。

楚凌尘松开手,厌恶地将她踹开,眉宇深锁,“杜芊月你真是狠毒!这块石头对你毫无用处,你也不肯将它拿出来给雨儿治病。”

“口口声声说能为朕不惜一切,原来你的爱这样廉价可笑!”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八章

心口疼得像是要炸裂,字字诛心不过如此。杜芊月咬紧自己的嘴唇,眼泪仍是模糊了视线。

楚凌尘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这块石头因为是顾亭之为你求来的,所以你舍不得拱手让人?”

狭长的眸危险眯起,浑身溢开冰冷暴怒的气息,像是要将周围的一切粉碎。

顾亭之是他心上的一根刺,不能被触碰。

她愕然之后,忍去所有痛楚擦去唇边的血丝,笑了起来,“是又如何?我把明月石给你,你饶过师兄……”

“你再说一次!”他一声失控的厉喝,掐住杜芊月的脖子,狠狠甩出。

她纤弱,伤痕累累的身体撞在柱子间,如一只残破的蝴蝶坠下。

跌落的身子不住抽搐,与遍地血迹截然不同的是她苍白如雪的面容,破碎的目光凝视着暴怒的楚凌尘,痛得再无力气说出一句话。

只要是为了顾亭之,她就什么都愿意!明月石,她方才无论如何也不肯交出,但一转眼就要用这块石头来换那奸夫的性命。

没有言语能形容楚凌尘此刻的心情,雷霆阴沉的目光要将她千刀万仞。

他一脚重重踩在杜芊月胸前的伤口上,声音寒彻厉问:“顾亭之到底对你而言有多重要?你为了他什么都愿意?”

她张了张嘴唇,痛得脸色发青,“是……”

微弱肯定的回答从她喉咙中溢出。

顾亭之是她的师兄,更像是她的亲哥哥。

她被杜家送入天山学习兵法的这些年,一直是顾亭之照顾她,保护她。

楚凌尘冷暗的眼瞳中聚满血丝,脚下的力道要将她的肋骨踩碎,声音更是冷入骨髓,“一块破石头还够换他的狗命,朕还要将你贬为贱奴,戴上脚镣,永远留在朕的身边为奴为婢!”

心中的痛苦悲戚近乎麻木,楚凌尘恨的是她,只要能让师兄活下去……为奴为婢,戴上脚镣,她都愿意。

杜芊月颤抖着嗓音,决绝道:“楚凌尘……我要你发誓。”

“你要朕发誓?”楚凌尘眼底的黑色烈焰腾然而起,脚下的力道加重,骨头发出咔咔的声响。

“你相信他,竟不信朕!”脑海里绷紧的那根弦彻底烧断了!

他将杜芊月拽到自己的面前,看着她惨白却坚持依旧的被毁容颜,他一瞬勾起残酷笑容,眼底聚起的暴风骤雨要将一切毁灭。

在他杀戮凌厉的目光下,杜芊月艰难地找回自己嗓音,“你答应了我……绝不许反悔!”

他身为一代帝王,这个女人竟逼着他给一个奸夫发誓。

“这句话你敢再说!”凌厉的掌风打下,打得她面容重重一偏,满嘴皆是腥甜的血味。

浑身上下再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可她已不在乎,像是也感觉不到痛一般。任由血水从红肿的唇边滴落,她固执不变地盯着楚凌尘,一字一句道:“如果你背叛了今日说过的话……我要你永失所爱,孤寡一生,不得好死!”

没有明月石,她只能再活几天。不如用自己的命换亭之师兄活下去。

“你为顾亭之,敢诅咒朕!朕还是对你太仁慈!”他掐上杜芊月纤细的脖子,眼中的光芒嗜血灼热。

在最后一刻,楚凌尘还是松开了手。

她真是无耻下贱,蛇蝎狠毒!

为了救回雨儿的性命,他再容忍这贱妇一回。

明黄衣襟下的胸膛剧烈起伏,手指捏紧成拳久久不敢松开。楚凌尘急促起身,再没有多看杜芊月一眼,他怕自己会亲手杀了她。

他冰冷开口,“你想做贱奴,朕成全你。”

算是答应了她的话。

浓郁的血腥味无处不在,杜芊月已经习惯。这颗被践踏粉碎的心终于泛起一丝暖意,亭之师兄能够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她挣扎着起身,忍着浑身伤口牵扯的痛楚,在楚凌尘的脚边跪下,重重向他叩首道:“贱奴谢皇上成全。”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九章

短短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耗尽了杜芊月全部的力气。

膝盖下的血迹蜿蜒成泊,每一滴凝着她的爱恨,凝着他们之间过往再也找不回的美好回忆。

曾经沧海……她双眼通红,连呼吸也带着痛意。

当年青衣白马,玉冠容华的少年,怎会变成眼前这个恨她入骨,冷血绝情的帝王?

“你以为被贬为贱奴,你就能解脱?朕要你尝尝世间的至痛!”薄唇勾勒出最冷酷的笑意,楚凌尘脱去衣服,掐住杜芊月的下巴将她拉到自己身前。

“在这伺候朕!”眼眸微眯,阴鸷的声音不容拒绝。

“不……”护卫就站在门外,楚凌尘连最后一点尊严也不肯留给她。

捏住她下巴的指节泛白,“你还在为顾亭之守身?”每说一个字,他身上的暴戾就加重一分。

杜芊月痛得说不出话,忽然就被人粗暴地按在冷宫冰冷的地砖上。

身上一直不曾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涌出血珠。

原本白皙的肌肤上遍布狰狞的伤口,却换不来楚凌尘丝毫的怜惜。

身下的女人流泪挣扎,“放开!放开我……”

“痛吗?杜芊月你受得这些痛,远比不上朕所受之痛的万分之一。”他的薄唇贴近她的耳,最亲近的姿态,说着最残忍的话。

曾经在桃林下与她许下一世诺言的少年,眼中的光泽全然化为深渊炼狱。

杜芊月的挣扎换来的是他更粗暴的对待,身下渐渐有了湿意,她知道那是磨破的血。

一双布满血丝的眸空荡地睁着,散开的青丝滑落。

到最后她累了,麻木了,成了没有灵魂的傀儡,任由他索取。

她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浑身冰凉。

碎裂的声音响起,命中的红线一旦断了,便再也接不上。

欢愉过后,楚凌尘抽身而去。

绑着杜芊月双手的腰带还未解开,手腕间已磨得血肉模糊。明黄、血红成了最鲜明的色彩。

直到太监将铁链捧来。

楚凌尘接过铁链,亲手将铁链中的钉子刺穿她的脚筋。

痛——

一声刮痛耳膜的尖叫响彻空荡的冷宫。

满头冷汗滴落,杜芊月颤抖着嘴唇嘶吼:“你杀了我吧……楚凌尘你杀了我吧!”

以后她的这双脚算是废了,每走一步都会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楚凌尘逆光而站,冷冷地俯视她,“从今日起,废黜杜芊月皇后之位,贬为贱奴,永囚于冷宫!”

他是疯了,废了她的脚,要将她永远关在这里!

短短的一句话,极尽冰冷怨憎,成了她永远的噩梦。

近乎麻木空洞的眸终于泛起紧张害怕,杜芊月想要抓住他的衣摆,“楚凌尘你不能这么做……我恨你!”

他一笑,邪魅阴寒如同修罗,“你与朕做得交易忘了吗?明月石,永世为奴,换得顾亭之一命!朕如你所愿!”

“不要,不要——”杜芊月发疯般的哭喊没能换来他的回眸。

空荡的眸看着楚凌尘决然离开,恐惧耻辱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吞噬淹没。

脚上的铁链锁紧,从此她成了囚禁在冷宫中,最卑贱丑陋的贱奴。

但是,每晚楚凌尘都会过来,折磨她,索取她。

终于几天之后,有人忍不住了,声势浩荡地摆驾冷宫。

杜思雨在宫婢的搀扶下踏入冷宫,红色的宫裙艳丽逼人,云髻间珠钗耀眼,因为身中“蛊毒”肌肤显得几分苍白,更显不胜娇弱。

杜思雨看着不人不鬼的杜芊月,朱唇弯起一笑,“没想到你还有命活到现在。”

杜芊月红肿的眼死死地盯着锦衣华服的杜思雨,眸底绞起撕碎一切的恨意,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全是拜眼前人所赐。

喷薄的愤怒烧毁了杜芊月所有理智,她不顾一切朝着杜思雨扑去,脚镣被扯得哗哗做响,血迹从铁钉中渗出。

此刻,杜芊月顾不上疼痛,只想将面前的人虚伪假面撕碎,“为什么要骗他?去边塞救他的人是我!为楚凌尘引毒的人也是我!杜思雨你为他做过什么?你怎么能心安理得的承认这一切是你做的!”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十章

“贱奴敢对贵妃娘娘不敬!”太监扯住她脚上的镣铐,杜芊月半点碰不到面前的人,钉入脚筋的铁钉钻心刺骨。

她知道杜思雨前来肯定没安好心,自己不能中计。但是满腔的怒火压抑了太久,无法控制。

杜思雨看着她狼狈狰狞的模样,花瓣般的柔唇弯起讽刺弧度,“我为什么不能承认?同是杜家的女儿,你从一出生起就拥有最好的一切。只因我娘是勾栏里的歌妓,杜家没有一个人肯承认我的身份!我过着与狗争食的日子,而你被杜家所有人捧在掌心,甚至将你送上天山学习兵法布阵。杜芊月你也告诉我,这是凭什么?你拥有的,我为什么不能拥有!”

她们同为姐妹,待遇却是天差地别。杜芊月是杜家的嫡出长女,被视若掌上明珠。而她杜思雨因为娘亲卑贱,受尽杜家人的嘲笑轻慢,一年四季的衣服又破又旧,吃得饭菜亦是别人吃剩下的。她忍了这么多年,直到遇上了当时不受宠的五皇子——楚凌尘。

也许是惺惺相惜,她对楚凌尘一见钟情。可是,就连喜欢的人,杜芊月都要来跟她抢!

她恨杜芊月,终于等到了报复的机会。

在脚镣的桎梏下,杜芊月重重地跌倒在地,“为嫡为庶,根本不是我能选的!你恨我,你可以报复在我的身上!但亭之师兄,他做错过什么?他一直喜欢你,杜思雨你感受不到吗?还有杜家那些人,他们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忍心对他们痛下杀手?”

杜思雨如听笑话般,讽刺大笑,“喜欢我又怎么样?我心里根本就没有他!”

“他知道太多事情,本该死!”

“杜思雨,你的心真狠!”倒在地上的杜芊月含泪控斥,在杜家这些年,她对杜思雨不薄,在杜思雨受欺负时常常袒护她。而她换来的,却是杜思雨最深的背叛报复。

“我现在贵为宠妃,而你只是最低贱的奴才,你不配如此与我说话!看见你被人折磨,你知我有多开心?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杜思雨蹲下身子,眸中寒光如蛇,“让杜家顾家满门抄斩的通敌证据,是我一手伪造的。还有你和顾亭之之间的流言,也是我让人放出的。”

“你们都该死!”

冷宫内,片刻安静只余下急促的呼吸。杜芊月冷颤不止地望着她,浑身的血液全似被抽空。

楚凌尘下旨立她为后的前一晚,顾亭之竟然来找她,要她将皇后之位让给杜芊月,否则就将当晚的真相告诉楚凌尘。

顾亭之还想带她走,她怎么会走?

她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不是后位,而是楚凌尘的心!

任何人敢阻止她,都该死!

杜芊月怔了许久,喉咙深处爆发出扭曲的哭声,“杜思雨你会下地狱!”她拼命朝着杜思雨扑去,脚下的镣铐发出刺耳摩擦声。

可是,无论她怎样挣扎,都碰不到杜思雨分毫。

被宫人挡住的杜思雨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从袖子中拿出一块纯白的石头,摊放在杜芊月的眼前,“这块明月石相当于是你的命吧?世间就只有这一块,可惜,皇上从你这要来给了我‘疗伤’。”

“没想到皇上为了我,愿意饶过顾亭之一命。”

杜思雨虽是笑着,清美的脸上蒙上一层诡谲冷意,“你说要是这块石头毁了会怎样?”

“你……要做什么?”杜芊月声音发紧。

“你觉得我要做什么?明月石一旦碎了,皇上还能放过顾亭之吗?你和他谁也逃不掉!”杜思雨流转的美眸泛起阴狠期待。

“不可以……”她牺牲了那么多,才换得亭之师兄活下来!

杜芊月跪在地上,祈求地对着杜思雨摇头。

自己的命赔给她还不够,杜思雨还要将顾亭之一同推入地狱。

杜思雨无视她的祈求,将手中的洁白石头高高举起狠命摔砸在她的脚边。

花幽山月的《相思入骨君知否?》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相思入骨君知否?》就可以了哦~

《杜芊月楚凌尘的小说是《相思入骨君知否?》by(花幽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