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语曼司立轩的小说是《帝少萌妻》by(南十七)

苏语曼司立轩的小说是《帝少萌妻》by(南十七)

帝少萌妻

时间:帝少萌妻作者:南十七

帝少萌妻苏语曼司立轩小说

已完结小说《帝少萌妻》(苏语曼司立轩)是大大南十七所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苏语曼努力缩小身体藏在落地的窗帘背后,秉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手摁着胸口咚咚跳的心脏,暗自祈祷:别过来,别过来,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帝少萌妻全文免费阅读

《帝少萌妻》第七章

被绑走的人正是苏语曼。

她虽然有点功夫在身上,但是面对人高马大的大汉顿时变得毫无缚鸡之力,轻轻松松就被扛着丢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感叹一下这里的奢华,可是现在的处境显然很不妙。

“找了这么久……可算是找到你了,苏语曼。”

沐倾天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叫出她的名字,眼里又是威胁又是得意。

看到眼前的人,苏语曼大大的翻了个白眼:“沐少你可真闲啊,有这时间干点什么不好,非要这么大费周章地对付我一个弱女子。”

“弱?”沐倾天像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起身走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弱的人能揍我两次?我看你胆大得很。”

苏语曼不甘示弱地瞪着他:“胆大的人是沐少才对吧,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简直目无王法。”

沐倾天无所谓地耸耸肩,死皮赖脸地凑过去冲她的耳朵吹气:“没办法……谁叫本少爷对你……实在是日思夜想呢?”

苏语曼毫不犹豫地冲他“呸”了一声。

“沐少想的人多了去了,少我一个不少。”

“可爷就是好你这口。”

“呵呵——堂堂沐少要什么女人没有,偏看上我这么个,喂,我说……”苏语曼虽然手脚都被绑着只能坐在地上仰视他,但眼神却轻蔑的很:“沐少你其实是个抖M吧?”

“笑话!”沐倾天拍案而起:“爷今天就证明给你看!”

沐倾天像被激怒了一般,伸手抱起地上的她,大步走到床边,一把丢上了床。

苏语曼“哎哟”一声,语气责怪:“你就不能温柔点?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你是香?还是玉?”沐倾天两膝跪在她被绑着的腿两侧,慢条斯理地解着身上的衣服,嘲讽道:“对你还需要温柔么?”

苏语曼眼睁睁地看着他露出精壮的上身,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只是现在不是流口水的时候。

“有本事把我解开,正面交锋啊。”苏语曼秀眉一挑,挑衅地看着他。

沐倾天腾出一只手放到她衣领处冷笑:“你当我傻啊。”

“沐少要女人还得用强的,你不怕传出去有损你的名誉么?”

沐倾天嗤笑:“别妄想拖延时间了,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你的。”

论嘴炮,他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先上了再说。

沐倾天打定主意,俯下头便要亲她,苏语曼及时扭开,这个吻落到了她的脸上。

她这次恐怕要栽在他手里了……

苏语曼心里清楚这个事实,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和愤怒,淡定地好像再正常不过。

她的表情落在沐倾天眼里,让他的动作不由一滞。

“我说你这么女人,给点反应好不好?”沐倾天故意在她身上画圈圈,他就不信这个女人难不成是木头做的?

“要上快上,废话这么多。”苏语曼毫不留情地鄙视他。

“你有没有一点被强了的自觉啊?”沐倾天头一次碰到这种死到临头还这么淡定的女人,搞得他自己反倒不淡定了。

苏语曼索性把眼睛闭上,不再理会他。

反正也躲不过,白费唇舌有什么意义。

沐倾天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淡定的表情,突然有点无从下手。

一瞬间他都快要放弃了,想想却又不甘心,于是最终还是……

“砰——”房间的门突然被人生生踹开,发出一声巨响。

 

《帝少萌妻》第八章

沐倾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拎着一把掀开了。

来人正是马不停蹄赶过来的司立轩,他浑身上下散发着阴沉的气息,看到差一点就衣不蔽体的苏语曼,在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扯过被子一把盖住她,皱眉冷冷地看向旁边的沐倾天。

“放了她。”

声音低沉,语气坚决。

沐倾天慢悠悠地坐起来,随手拿过衣服披上,冷笑着看着他:“司立轩,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厚道啊,虽然你司家家大业大,可是我沐倾天怎么说也是龙城四少之一,岂能说放人就放人?”

“我说,放了她。”司立轩语气平淡地又重复了一遍,可谁都能听出他语气里的风起云涌。

沐倾天怒极反笑:“这么多年咱们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女人和……”

“她是我的女人。”

沐倾天的话被打断,人也愣住了。

同样愣住的还有苏语曼,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司立轩看到这个一向精明的女人此刻呆呆的表情,忽地心情大好,扯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扔到她身上,又把她手脚上的绳子解开:“跟我走。”

苏语曼看着他,一动不动。

这个女人好墨迹!

司立轩皱起眉头刚想发作,苏语曼瘪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脚麻了……”

司立轩一头黑线,无奈地弯下腰把她横抱起来,往自己胸口一揽,大步迈出房门。

堂堂龙城四少之一——沐倾天,就这么发着呆被他们遗忘在了脑后……

苏语曼窝在司立轩的怀里,从下面看着他的脸。毕竟是把自己从困境里解救出来的恩人,虽然以前有过一些不愉快,不过现在都能一笔勾销了。

而且仔细看看,这精致的下巴,粉嫩的嘴唇,挺直的鼻梁,漆黑的眼睛,英气的剑眉,尤其是身为一个男人,眼睫毛竟然那么长,眼睛一眨就像蝶翼飞舞。

这个男人,也挺帅的嘛。

苏语曼的嘴角不自觉地勾出一个小小的弧度,司立轩余光看见她的笑容,哼了一声:“你笑什么?”

“我笑你长得帅啊。”苏语曼毫不遮掩地夸赞道。

司立轩自然知道自己相貌出众,也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了,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莫名就觉得有些骄傲。

“废话。”他毫不谦虚,同时把有些滑下去的她又往怀里揽了揽。

这个女人可真轻,抱在怀里就跟没有重量似的。可她看着瘦,身体里却拥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啊。大概是生活艰辛,让她活得无所不能。

他怜惜的心情刚涌现,就被她的下一句话气得想把她扔在大马路上。

“以司少的长相,如果放在牛郎店里,一定是没有争议的头牌!”苏语曼美滋滋地继续狂拍马屁。

司立轩脚步一顿,开始观察哪条路的车比较多。

“只不过……”苏语曼语气一转,看着他的目光带了丝探索。

“怎么?”司立轩被她看得有些发毛。

“牛郎店也不是光看脸的,不知道你的那方面……”苏语曼说着目光还往他下面一看,极其猥琐:“如何啊?”

司立轩气极反笑,忽地把她往上一抱,俊容离她很近,深邃的眼睛对着她的,一字一顿道:“我很有自信,你想试试么?”

苏语曼呼吸一窒,忽然想起那晚在寰宇会所的事,脸上一热,不再说话。

司立轩对她脸红的反应有些一歪,这个女人也不像那种脸皮薄的啊。

只是下一秒他便想起了那晚的事,嘴角一弯,看着怀里的人戏谑道:

“差点忘了,你体会过了,感觉如何?”

苏语曼把眼睛瞥向一边:“没有感觉啊。”

笑话,她能被别人给调戏了?

这是司立轩正好把车门打开了,他顿了顿,抬手一把把她丢上了副驾驶座。

竟然小看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帝少萌妻》第九章

苏语曼第一次坐在这么高档豪华的车里,像个好奇宝宝般四处张望了好一会儿,愤愤不平:“万恶的有钱人。”

“你当我是死的?”司立轩故意突然减慢车速,苏语曼被甩得向前一俯,身上的西装也掉了下来,吓得她乱叫着把衣服捡起来盖住。

这一幕正好被司立轩看到,她白皙的肌肤和傲人的身材落在眼里,他的喉咙忽然有些发紧。

司立轩将方向盘打了个转,驶向了别处。

苏语曼低低地说了一声“幼稚”,然后话锋一转。

“你刚刚在沐倾天面前说的那句话……”她眼睛不自在地左右乱瞥。

“怎么?”

“我知道你这么说是为了救我,我不会介意的。而且既然你救了我,我苏语曼一向知恩图报,一定会报答你的。”

司立轩嘴角勾了一勾:“不用。”

他应该没有需要她报答自己的时候。

“那怎么行,师父教过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需要我的时候招呼啊,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司立轩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她刚刚说……

“师父?”

“对啊!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跟师父师兄们住在一起。”她顿了一顿,又强调了一句:“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司立轩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满脸明媚笑意的她,有些恍然。

难怪她活得像根野草,坚韧不折又乐观豁达。

说话间车停在了一家服装店门口,苏语曼不明所以。

“换套像样儿点的衣服再回去吧。”

他说完便下了车径直走进去,苏语曼捂紧外套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司立轩接起电话。

“少爷,吴小姐在等你过来。”

他有些不悦,眉角都阴沉了起来,目光无意扫过苏语曼,她正翻看着一件衣服的吊牌,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

司立轩忍俊不禁地扬起嘴角:“告诉她我今天有女伴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他冲苏语曼扬扬眉:“我救了你,想要报恩就陪我去个地方。”

司立轩一招手就有几个导购围了过来:“给她挑件好看点的礼服。”又打量一下她凌乱的头发:“再给她打扮好看点。”

“等等。”苏语曼打断他:“不是说让我报恩么?你把我打扮漂亮想干嘛?”她眯起眼睛:“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

“真聪明。”司立轩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摸完自己怔了一下,把她推给了导购们。

苏语曼惴惴不安地被拉进试衣间,很快,试衣间响起她尖锐的喊叫声。

“轻点轻点,我头发打结了。”

“不要!……我自己脱。”

“痒痒痒——不要摸我啊哈哈哈哈……”

试衣间里不时传出各种动静,司立轩扶额。

可以想象,导购们有多辛苦……

过了好一会儿,苏语曼才终于被送了出来。

她脚上穿了一双镶钻的高跟鞋,从来都是休闲打扮的她跌跌撞撞地走到他面前,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司立轩看着眼前的人,怔住了。

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吊儿郎当乱七八糟的苏语曼吗?

她身上穿着一件纯白的及膝小礼服,胸前点缀着朵朵蕾丝小花,花蕊是饱满丰润的珍珠;裙摆处蜿蜒着一圈繁复华美的蕾丝花边,腰间用蓝色绸缎扎了一根腰带,勾勒出她纤细不盈一握的小蛮腰。

她平时随意披散者的长发被盘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又在两侧留了两撮微卷的鬓角,有一种随意的优雅。脖子上则挂着一根样子简单的项链,却正好显出她精致的锁骨。脸上也化了淡妆,细眉红唇,好不漂亮,她的表情有些羞涩,嘴角微微弯着,司立轩脑海里募地想起一句诗。

回眸一笑百媚生。

苏语曼本来就从未穿过这样的礼服,又被司立轩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向脸皮厚的她都有些局促不安。

“怎么,不好看么?”

司立轩像被惊醒一般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地掩了掩唇,淡淡道:“还不错。”

其实岂止是还不错,简直是美翻了。

“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司立轩淡定地刷卡付款。

苏语曼有些不服气,撅起嘴巴:“什么叫靠衣装,本姑娘天生丽质,这衣服就是锦上添花而已,哪儿有那么厉害。”

“是么?”司立轩把账单递给她,挑眉:“那你自己去给这‘不厉害’的衣服结账去。”

苏语曼一看那个数字,顿时一个哆嗦。

卖了她也付不起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苏语曼立刻换上了一副狗腿的模样:“司少说的真对,人靠衣装!”

旁边响起轻笑声,两人看过去,方才那几个服务员忍不住笑出了声,苏语曼有些不好意思,先走了出去,司立轩慢悠悠地跟在后面,心情很好的样子。

司立轩带着苏语曼一路来到宴会。

大厅里,客人陆续到来。而作为主人的颜沉厚却正躲在一个角落里接电话。

那头的人告诉他,那个叫苏语曼的女人确实长得很像他姑姑,只是她不过是一个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小人物,没有资料显示她就是他的表妹。

“继续查。”颜沉厚撂下话就挂了电话准备下楼。

刚走了几步,就远远看到司立轩挽着一个女人的手从大门走了进来。

那是……

颜沉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帝少萌妻》第十章

苏语曼从来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场景。为了讨好总裁,颜沉厚十分尽心,这里所有的布置都是最好的,苏语曼一边惊叹于眼前的奢华,一边在心里羡慕嫉妒恨着,同时还紧紧地盯着餐桌上的东西,美食在此不能辜负啊。

她毕竟还是有些紧张,手无意识地攀紧了司立轩的手臂,他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表情,有些好笑。

不时有人过来打招呼,他就会提前低声告诉她该怎么称呼对方。

苏语曼的学习能力很强,不一会儿就学得有模有样,打招呼的方式还真像个大户人家的千金。

宴会另一边。

一群衣着华丽举止高贵的富家小姐正围在一张长长的餐桌边聊天。

“我前段时间吃了吃从日本空运回来的牛肉,也不过如此。”一个姑娘不屑道。

“你们老吹嘘的鱼子酱也不怎么样啊。”另一个姑娘附和。

“你们吃的,真的是正宗的么?”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响起,吴小璐穿着一件做工精致的公主裙施施然走过来,带着嘲讽的笑容环视了一圈,不少人低下头,眼里带着不悦。

“要吃这种食物也不该空运,为什么不直接飞去国外吃?那些传承下来的老店里,师傅的手艺怎么能跟随随便便被包装起来各处运输的相比。”一席话说得两个姑娘脸有些红。

很多人的眼里带着对她的不满,但却纷纷举起酒杯敬她。

毕竟她是吴老的孙女,吴老是谁?那可是龙城政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随便跺一跺脚,整个龙城都要震上一震,谁敢得罪她?

何晚晴也举着杯子,脸上带着笑,心里却不以为然。

她也不喜欢吴小璐,除了她的小大姐脾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也喜欢司立轩,而且十分高调,整个龙城的上流社会几乎无人不知,对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还好司立轩不喜欢她,否则自己一定比不过吴家。

只是……

何晚晴看着吴小璐张扬的笑脸,心下冷笑:她虽然蛮横,但是没脑子,如果可以,说不定能为他所用。

她这么想着,举起酒杯小嘬一口,便正好看见缓缓走过来的一双璧人,顿时一脸震惊。

是司立轩……和那个被绑架的女人。

何晚晴咬咬牙,眼睛一转,戳了戳身边的吴小璐,示意她向那边看去。

吴小璐是个火爆脾气,一看到这幅场景,眼睛里顿时冒了火,踩着恨天高气势汹汹地走过去,何晚晴跟在身后,等着看好戏。

苏语曼本来正无所事事地呆着听司立轩跟别人聊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眼前忽然冒出一阵风,紧接着自己的手臂被人用力一拉,她和司立轩顿时被分开了。

她愕然抬头,眼前一张美丽得张扬的脸满脸怒火地看着自己:“你是谁?凭什么挽着轩哥哥的手。”

苏语曼觉得好笑:“这位小姐你有毛病啊?我是谁挽着谁关你什么事?”

“我不管,你就是不能挽他的手!”吴小璐说着一把拉起司立轩的手自己挽住,可是司立轩却皱着眉头抽出自己的手臂,看着她说道:“小璐,不许胡闹,她是我请来的女伴。”

吴小璐瘪着嘴看着司立轩:“不是说好我要当你的女伴吗?你凭什么找来这个女人?”她说着手臂一抬,直直地指着苏语曼。

苏语曼也不是吃素的!

她一把打下吴小璐指着自己的手,冷嘲热讽:“听到了么?人家请的是我!谁叫你自己没本事被人家嫌弃啊?怪我咯?”

苏语曼手一摊,无奈地看着她。

“你……”吴小璐气得发抖,忽然猛地抬起右手用力朝她挥过去。

司立轩脸色一冷,迅速抬手抓住她的手腕,脸沉了下来:“胡闹!”

吴小璐好不委屈:“轩哥哥她欺负我……”

苏语曼气极反笑:“你自己跑过来又是拉我又是要打我的,众目睽睽之下还贼喊捉贼,我可真是长见识了啊。”

她故意把脸伸过去:“来呀,你打呀,有本事你就打过来。”

吴小璐哪里见过这么无赖的,她抬起没被抓住的胳膊又一次挥了下去。

“你敢打,我就敢把你的胳膊卸下来!”苏语曼不躲不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语气笃定。

吴小璐被她的气势慑住了,顿了一顿,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咬咬牙,还是挥了下去。

司立轩把苏语曼往自己怀里一揽,堪堪躲过了这一巴掌,然后又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拉,沉着脸看着吴小璐,语气明显生气了:“小璐,你跟我来。”

司立轩不由分说地把吴小璐拉走了,苏语曼冷眼看着,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小样儿,跟我斗。”

“啪,啪,啪。”背后忽然响起重重的鼓掌声。

苏语曼回头一看,脸色一下子变得凶狠。

“是你。”

“没错,就是本少爷我。”沐倾天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

他已经换上了一身正装,加上他个子又高,长相也英俊,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如果不是刚刚才差点被他强上,苏语曼或许还真能被这样子的他所骗。

而沐倾天刚来就看到她闯祸,不由在心里感慨: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真是好精彩,不愧是苏语曼。”沐倾天赞赏地点头。

可是苏语曼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扭头就走。

沐倾天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别走嘛,叙叙旧。”

苏语曼斜睨着他:“我跟你没话好说。”目光转向他拉着自己的手,语气阴森:“再不放手我就把你的胳膊当成那个什么小璐的给卸掉!”

沐倾天一下子撒了手,苏语曼头也不回地走开。

他摸摸鼻子:好像把真这丫头惹急眼了。

颜沉厚在二楼看到了一切,他扶了扶眼镜,计从心来。

南十七的《帝少萌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帝少萌妻》就可以了哦~

《苏语曼司立轩的小说是《帝少萌妻》by(南十七)》